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光暗大陆】

【光暗大陆】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章之一王老爹
  荒唐的年代。
  开放的民风。
  一个春色无边的大陆。
  多玛塔尔山脉,连绵不绝的由北至南,将这块光暗大陆区分为仅有的两个大帝国,光之帝国与暗之帝国。
  而故事就发生在光之帝国境内一处名为萨法斯的城内。
  迎春阁,萨法斯城内最大的声色场所。
  无数的莺莺燕燕伴随着来到此处的寻欢的人们,进进出出的好不热闹。
  迎春阁为何会成为萨法斯内最大的妓院呢?这都要多亏它那多元化的经营方式。迎春阁内分为两个别院,男院以及女院,而这正是迎春阁异于其他地方的所在,在这你不单能找到各族的绝色美女,你甚至可以找到各族的俊男。
  迎春阁的经营方针就是:迎春阁不单只有男人方可进来,只要你有钱,不管男女、种族,这里都可以找到你所要的。而且只要你出得起重金,上至八十老妇下至八岁小童,仰或是高贵的王宫小姐,迎春阁都能照你吩咐的找来,这些贴心服务便是迎春阁受欢迎的原因。
  迎春阁,女院内大厅,打扮花枝招展的少女们摆臀扭腰的招呼着来到此处的男客,嗲声四处响起。
  「嘤咛!」娇呼声阵阵传来,数位少女正被一只狼手摸得娇躯发烫,全身无力的瘫坐在椅上。
  只见一名年约七、八岁的清秀无比的小男孩正来回穿梭着,纤细的黑色长发由一条金线绑住垂于肩上,灵动的双眼,坚挺的小鼻,鲜红的嘴唇,依稀看得出日后是多么的俊俏与迷人。
  他正东摸一把西掏一下的吃尽场中少女们的豆腐,然而却没人出面喝止这位小男孩,甚至那些被他吃遍豆腐的少女们也丝毫不在意似的,任他上下其手。而那些来这寻欢的男客见身边女孩被调戏时也只是笑呵呵的看着,没有丝毫不悦。
  「羽儿!别调皮了,姐妹们还在招呼客人,你别去打扰他们。」只见一名年约二十五、六岁,长得高挑白皙、秀丽明艳的美女,从铺了大红毯的楼梯上走了下来,薄衫下那姣好无比的身躯、白皙的美腿配上那因下楼而轻微晃动的饱满酥胸,顿时间吸引了场中男客们的眼光。
  只见那位名为炽羽的小男孩,随即喊了声「娘!」后,便冲进美女的怀里。
  「炎姐!」一些少女或是杂工们纷纷向美妇打了声招呼。
  原来这名美女便是迎春阁女院的当家红牌清倌——炎舒儿,卖艺不卖身的她是除了迎春阁的老鸨外最得人尊敬的了。而炎炽羽正是他唯一的儿子。
  为何迎春阁会出现像炎舒儿这样带着小孩的倌人呢?其实,炎炽羽并非她亲生,而是她所收养的小孩。
  事情发生在七年前的某天夜晚,睡不着觉的炎舒儿来到迎春阁后院散步,忽然阵阵啼哭声传来,顺着声音寻去,她发现了被裹在布包中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婴儿身上还留着未剪的脐带以及未干的血渍,看着这位才刚出生还没享受到何为亲情就被抛弃的婴儿,激发出了她的母性。
  于是她抱起了婴儿,去拜讬老鸨收留他,看着这可怜的婴儿,老鸨答应了,但条件必须由炎舒儿抚养长大。
  从小就在粉堆中长大的炎炽羽,因环境所致,小小年纪就是头小色狼了,而他虽然调皮,古灵精怪的鬼点子也特别的多,但不知为何的迎春阁的众女却对他疼爱有加,甚至还因他吃谁豆腐多而忌妒她。
  「羽儿!你帮娘到王老爹那买些水粉好吗?」炎舒儿捧起炎炽羽的脸轻声问道。
  炎炽儿嘟起小嘴,道:「嗯!娘,但你要亲炽羽一下,炽羽才去。」似乎早知他会如此说了,炎舒儿一点也不惊讶的低头在炎炽羽小嘴上轻啄一下,道:「都这么大了,还要娘亲,真不知羞。」炎炽羽抿了抿嘴唇,道:「谁叫娘的嘴儿那么香甜呢?」炎舒儿白了他一眼,柔声道:「少贫嘴了,还不快去。」炎炽羽笑嘻嘻地跑了出去。
  走在车水马龙的大道上,一旁随处可见穿着清凉、打扮妖艳、卖弄风骚、猛送秋波的美人儿,而这正是萨法斯城的最大特色,因此萨法斯城在光之帝国中又被称之为——男性乐园。
  因民风过度开放的缘故,男欢女爱也不再是什么羞人之事了。因为数年前与暗之帝国的交战,虽然大胜,但也导致光之帝国呈现阴盛阳衰的现象,因此帝国大力鼓励民间努力造人,已至于一夫多妻是再平常不过的了。
  在这里先简单描述一下两大帝国的情形。自光之帝国与暗之帝国建国开始,便斗争不断,而斗争的原因却只因两国的人互看对方不顺眼,其原因与信仰、民风有关。


  光之帝国奉光之神为至高无上的主神,而暗之帝国则奉暗之神为主神。
  光之帝国民风开放无比,这与光之帝国的前身有关,光之帝国的前身乃名为「仲」的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的生活让他们深深体会到「人就是为了享乐而诞生」;而暗之帝国却是个历史悠久的古城,一切都由法制来规范,在严厉的法制下,人们的一切皆得听命于法,在这样的规范下,使得暗之帝国的人养成了依法而行这种说一就是一的生活。
  转进大道旁的一条小巷子,炎炽羽走到一间破旧的矮房子前停了下来,抬起头仰望着,一块刻有「王」字的招牌,而招牌正随风前后摇摆不定,王老爹的店可说是整个萨法斯城里货品最为齐全的了,不论是由精灵族所做的「水灵」、或者是由「丽」族所做名为「鬼惹」的稀有香水,这里通通都有,甚至连暗之帝国的独特水粉,这里你也买得到。
  炎炽羽抬脚走了进去,只见一名长得矮矮胖胖的中年人坐在其中,灰白且杂乱的长发披在肩上,细小但却带着笑意的双眼,微勾的双唇露出了亲切的笑容,但脸颊边却带着一道长及唇下的疤痕,使得这位和蔼可亲的王老爹多了分狠相。
  看到炎炽羽走了进来,王老爹眼眸中充满了溺爱的光芒,他抬起手,招呼炎炽羽过来。
  王老爹笑道:「炽羽啊!终于想到来看看老爹了吗?我还以为你又腻上戏弄哪位姑娘了呢!」
  炎炽羽这才想起一个月前答应王老爹要来找他下棋一事,他尴尬的一笑道:
  「老爹你就别糗炽羽了嘛。」
  王老爹大笑道:「哈!哈!哈!小小年纪就得这么多姑娘的喜爱,可羡煞了我们这些没人要的可怜虫啊。」
  炎炽羽竟然破天荒的红了脸,道:「老爹啊!你这么帅怎会没人要呢?要不要我帮你介绍几个啊。」
  王老爹一听急忙摆头拒绝,「要是让舒儿知道,她不打死我才怪,我可是很爱你妈的。」
  当然,王老爹口中的爱非指男女间的男欢女爱,而是那种父亲对女儿的亲情之爱,虽然炎舒儿并非他的女儿,但没有亲人的他,早就把炎舒儿当成自己女儿般的疼爱了。
  炎炽羽道:「老爹,妈妈要我来跟你拿些水粉的。」顿了顿续道:「要最好的才行唷,差的我可不要哩。」王老爹看着这古灵精怪的「孙子」,道:「舒儿要,当然是最好的了,前些日子刚进了一批上好水粉,我这就去拿给你,你先在这等等。」刚转进去一旁的小房间,随即又传来王老爹的声音:「炽羽啊!你可不要乱碰柜子上的东西喔。」
  警告归警告,但炎炽羽哪会听呢!
  他在柜子前探头探脑、爬上爬下的,但似乎并没有什么好东西,找累了他索性坐在地上休息着。
  忽然,他在柜子与角落的隙缝中发现了一本书。
  他站了起来,走到柜子前,弯腰将书取出。
  这是一本破烂且泛黄的小本子,他看封面那写着「擎天诀」斗大的三个字,心里想着:「这是什么东西啊?这么会放在这边呢?」他快速的翻阅着,只见书中画着各式各样或躺或卧的人形图案,图案旁还写着一些文字,他看着其中一幅,只见那幅图上的人型,双脚成弓步,左手高举于胸前,右手则屈身在腰旁,而一旁的文字写着「擎天一式——擎火灭绝」几个大字,而在下面还有同样的一幅画,但图案上却注明了人体身上的几个要穴。
  「莫非这是什么武功秘笈不成?」炎炽羽想了想,他将「擎天诀」偷偷的放入衣内。等到王老爹出来将水粉给他之后,他与王老爹寒喧了几句,便藉尿急偷溜了出去。
  看着炎炽羽的背影,王老爹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随后又似无奈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看着你这么高高兴兴、无忧无虑的度日,老爹我实在很希望你永远就这样的生活下去,但灭族之仇不可不报,身为‘龙’族最后血脉的你,这一生已注定要在鲜血中度日了。」
  叹了口气,王老爹取下身上的一条项链,项链上的龙纹雕刻活灵活现,仿佛将要飞出项链冲入云霄一般。
  「保佑他吧!保佑你最至爱的儿子吧!」
  说完,龙纹发出一道刺眼的金光,光芒消失后,原本刻有龙纹的地方,如今却光滑一片。
  章之二爆炎雄狮
  「啊……好哥哥……奴家不行了……再用点力啊……喔……又顶到了……好哥哥……求……求求你……别……别再……那……那里不行……不可以……」翠花宛如八爪章鱼般,四肢紧缠着身上的男人,口里不停的浪叫着。


  只见厢房内,一面正对床的墙壁上,一双灵动的双眼正透过墙上的小孔,欣赏着眼前这干得火热的榻上运动。
  不足半个时辰,原本正做着激烈下体运动的男人,愉悦的叫了声「哦」后,便筋疲力尽地趴在翠花那白皙的肚皮上。
  翠花坐了起来,将呼呼大睡的男人推到一旁,「啐」的一声,取过一旁的绢巾擦拭着从玉户流出的浓稠白色液体,拾起了掉落在地上的衣服穿了起来,开门走了出去。
  「怎么这么快就了事了?」炎炽羽抱怨着,离开了偷窥用的小孔,只是一转身,便迎上了开门而入的翠花。
  翠花娇嗔道:「我就知道你这小色鬼又躲在这偷看。」炎炽羽笑道:「呵!呵!翠花姐想不到你戏演得越来越好了。」一点也没被撞破后那种尴尬的样子。
  翠花怨道:「唉,谁叫他是城主的儿子呢!不持久便算了,那玩意更细如竹竿,一点感觉都没,不这样虚叫几声应付应付,到时若惹恼了他,我们可就难过噜。」
  炎炽羽疑道:「一点感觉都没?原来我们翠花姐瘾头这么大啊!」正当翠花欲反驳之时,门边传来宛如银铃般的娇笑声。
  「羽儿不说我都还不知道,原来翠花的瘾头是如此的大啊!」只见炎舒儿半身斜躺在门边,笑得花枝乱颤。
  翠花跺足,嗔道:「好啊,你们母子俩联合欺我一个。」看到炎舒儿来到,炎炽羽旁若无人的喊了声「娘」,便跑了过去。
  看到炎炽羽就这样跑了过去,翠花显得有点吃味,不依道:「好你个炽羽,见到娘来,就忘了我这个翠花姐了吗?」
  炎炽羽笑道:「翠花姐忌妒了啊?」
  翠花娇哼道:「哼,谁跟你这小色狼忌妒了啊。」炎舒儿看着爱儿跟自己的好姐妹斗嘴的画面,心中一阵温暖。心里想着:真希望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从她遇到炎炽羽那一刻起,她就一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她总觉得炎炽羽将来会是一名呼风唤雨的人。
  炎舒儿道:「羽儿啊!别再闹你翠花姐了,你干爹马上就要回来了,你不准备去迎接他吗?」
  「真的吗?霸天干爹要回来了吗?」听到自己最爱的干爹要回来了,炎炽羽飞快的跑了下来,朝门口跑去。
  炎舒儿摇了摇头,苦笑道:「真是长不大的小孩。」翠花调笑道:「还不都你太宠他了。」
  炎舒儿道:「不要光说是我,你不也非常宠他吗?」翠花点了点头,道:「说得也是,姐妹们哪一个不疼他呢?就连一向讨厌小孩的花娘,不也疼他疼得要命。」
  炎炽羽跑到大门前,左顾右盼的等了十来分钟,就是不见干爹的影子。
  他索性一屁股坐在大门的门槛上,生起闷气来。
  此时迎春阁的老鸨春花走了过来,从炎炽羽身后将他抱起,疼惜的道:「怎么了,谁惹我们炽羽生气了啊?花娘帮你修理他。」炎炽羽摇了摇头道:「花娘,娘说干爹要回来了,但我等这么久,怎都还没看到干爹呢?」
  春花乍听原因,笑着道:「你干爹是回来了,但他先去了一趟佣兵公会,等等才会过来,怎了?想他了吗?」
  正当炎炽羽点头说是时,一道宛如狮吼的爽朗笑声传来。
  「哈哈哈,谁想老子了啊!」
  炎炽羽听到是干爹的声音,连忙跳离春花的怀里,跑向声音来源。
  只见一名高约一米九的壮汉,站在迎春阁大门不远处。
  火红的长发,正随风飞舞着,横竖的剑眉、铜铃般的龙眼,配上那刚毅的国字脸,虽然称不上英俊非凡,却也有着一股奇异的魅力。
  他正是炎炽羽的干爹,人称爆炎雄狮的「霸天」。
  说起霸天可说是光之帝国内家喻户晓的人物,他不仅是迎春阁的老板,更是掌握了萨法斯城约七成、光之帝国约三成经济大权的人物,只要在帝国内看到招牌上画有一只烈火雄狮的全都是霸天旗下的产业。而他更是「炎狮」这只佣兵团的团长,炎狮佣兵团的团员并不多,虽然只有百来个,但个个都是以一当百的好手,而这只佣兵团在佣兵界里也是以高达成率而闻名。
  看到炎炽羽朝着自己跑了过来,霸天那不苟言笑的脸孔顿时露出欢喜之色,他伸出了那足足有炎炽羽头粗的手臂,将他抱了起来,在他脸颊上亲了数下。
  霸天脸上密密麻麻的胡须扎得炎炽羽直喊:「痒死了。」霸天开口大笑着道:「炽羽想不想干爹啊?」
  炎炽羽拼命点着头,双手紧紧的抱住霸天,深怕他又忽然离去。


  霸天身后的佣兵团弟兄们,看到这一幕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一些刚进的新人,看到霸天露出了笑容,全都一脸难以相信地瞪大了双眼,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霸天就好像一名铁人一般,没有感情、没有心。
  如果他们明了霸天的过去,那么他么就会明了是什么原因而改变了霸天。
  看到炎炽羽那可爱的模样,霸天开怀一笑,大喊着:「兄弟们,进来吧!暂且把这当成自己的家吧!」
  这些随着霸天最久的百来名佣兵一听,欢呼了一声,争先恐后的跑了进去。
  春花连忙招呼着这些长年在外奋战的男儿们。
  而一些新进的佣兵见到这么多女人,哪有那杀敌的凶狠状,全部都像是久未碰到女人的猪哥一般,瞪着眼前那些穿着清凉的美女们。
  看着这群兄弟如此的如狼似虎,霸天不禁为这群娇滴滴的美女们感到可怜。
  随即他也一手抱着炎炽羽大笑着走进迎春阁。
  章之三灭村惨案
  就在霸天要踏入迎春阁之时,身后忽然传来叫唤声。
  「团长!那个……。」
  霸天回头一看,原来叫他的是名新进的年轻佣兵。
  霸天看着他道:「罗查喀,想说什么就说,何必吞吞吐吐的。」罗查喀道:「那个团长,带女孩子进入这种地方……不好吧!」听到有女孩,炎炽羽双眼顿时爆出精芒,他迅速的转头一望,不看还好,一看他露出了失望的眼神,原来他只见到了那长相平凡到不行的罗查喀,却没看到半个什么女孩。
  「什么女孩?」霸天疑道。
  罗查喀往旁跨了一步,指着他身后的女孩,道:「团长你忘了吗?就是这个在铁氏村发现的女孩啊!」
  霸天这才恍然大悟,哈哈大笑地道:「一见到我这可爱的儿子,我还真什么事都给忘了呢!」
  炎炽羽用着「好奇」的眼神打量着眼前这看似年约十三、四岁的女孩。齐肩的蓝发、细长的柳叶眉、宛如深海般的深坠双眸、高挺的琼鼻、小巧的樱唇,虽然称不上倾国倾城,但长大后也是一名不可多得的美女。
  这名女孩不仅仅长的美罢了,更有着一股发至骨子的冰寒,彷佛正面对着是座万年的冰山一般。
  霸天想了想,大叫道:「花娘,你带心兰从后门进去,顺便整理一下她的房间,以后她就是炽羽的侍女了。」
  炎炽羽还沉浸在女孩的美貌当中,乎闻霸天所讲,连忙地清醒过来。
  炎炽羽有点不敢相信地,道:「干爹!你说要让她给我当侍女?」霸天点了点道,微笑道:「没错,她叫铁心兰,炽羽看得可上眼?」炎炽羽开心的叫了声:「谢谢干爹。」
  心中却暗咐着「开玩笑,正归正,但这么一块大冰山,何时才会溶解啊?」霸天已着对于炎炽羽来讲,罕有的严肃口气,道:「炽羽,你先别高兴的太早,答应干爹,你会好好的对待铁心兰,你办的到吗?」或许感受到了霸天难得的严肃,炎炽羽摆脱了以往那嘻皮笑脸的脸孔,正容地道:「你放心干爹,不用你说,我也会好好地对待心她的。」霸天道:「那就好,如果让干爹知道你欺负心兰的话,嘿嘿……。」一想到干爹那恐怖的手段,炎炽羽不经打了个冷颤。
  炎炽羽随即又道:「干爹!你佣兵团内怎会有女孩呢?」霸天叹了口气,无奈地道:「这得从一个月前说起了。」霸天仔细的回想起一个月前那桩灭村惨案,满脸凄凉状。
  一个月前,炎狮佣兵团完成了这次的任务,正准备返回萨法斯城,途中他们路经了多塔多大平原。
  多塔多大平原虽然不大,但一般的商队或是佣兵团,都会分两天的路程来行走,而途中他们就在有着平原客栈之称的铁氏村中休息。铁氏村之所以称作为铁氏村是因整村皆以「铁」字为姓氏。
  炎狮佣兵团也已着多塔多大平原的规则,分两天路程来行走,这天下午他们来到了铁氏村,然而还离铁氏村约十尺远时,他们便看到了铁氏村中传出的阵阵浓烟。
  虽然现在已到了晚饭时间,但煮饭怎可能发出如此浓密的黑烟呢?发现情况不对的霸天,迅速的抽出了身后的长刀,随即吩咐团员化为攻击阵行,小心翼翼的朝着铁氏村而去。
  一到村庄,霸天以及炎狮佣兵团的团员们,不禁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整村,烈火冲天,房屋全都烧之殆尽,地上躺满了血淋淋的尸体,看样子整村似乎没有半个生存者了。
  霸天吩咐团员,散开寻找可能的生存者,而他自己则观察起地上的死尸。


  地上这些尸体,男男女女、有老有少,甚至连刚出生的婴儿也不放过毒手,然而霸天所发现的还不只如此,他发现到这些尸体全都有同一种共同点,那就是这些尸体全都被开肠剖肚,更奇的是体内的心脏全都不翼而飞。
  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随即闪过,霸天呢喃道:「这种死法,这怎么可能呢!他们应该已经被消灭了才对啊?」
  此时团员们一个个回来了。
  副团长霸雷格诺道:「报告团长,没有任何生存者,也没半点敌人的影子,连脚印或马蹄全都没有,彷佛……彷佛……。」霸天怒道:「彷佛什么就快说啊!」
  雷格诺大喊,道:「彷佛……彷佛从空气中消失了一般。」听到这里,霸天更确定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旁一间还算完整的房子内传出了「咚」的一声声响。
  霸天抽起了插在地上的长刀,以飞快的速度冲了进去。
  只见一名女孩从角落的一个大瓮里探出头来。
  霸天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将女孩抱出了大瓮。
  女孩娇躯微微的颤抖着,脸庞上更挂着两行未干的泪渍,使得这些硬汉看得心疼不已。
  霸天细声的问道:「小妹妹!你没事吧?」
  女孩微微的摇了摇头。
  霸天接着又问道:「你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吗?」女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一哭,使得众人全慌了,说起打架、闹事,他们或许无所不精,但要叫他们安慰一名女孩,这可是难倒他们了。
  哭着哭着,女孩竟然就这样站着睡着了。
  看着眼前的女孩,霸天的心不由得感到一阵刺痛,埋藏在心底深处的记忆也被勾勒了出来,他对着天空长啸着,似乎要将心中多年来沉重释放出来似的。
  霸天与团员们,将这些尸体聚集起来集体焚化,并将焚化过后的骨灰抛洒在天地间,以大地为坟、天空为碑。随后他们带上了女孩继续朝着萨法斯城前进。
  经过一个月的相处,霸天发现这名叫铁心兰的女孩,其实是位冷静且个性相当坚强的女孩,或许是因为经逢剧变的缘故,铁心兰的话并不多,除了霸天问、她答外,他就从没开口说过话了,再加上她那面无表情的脸孔,这也使得她看起来显得相当的冷冷冰冰,不好相处。
  章之四神谕降临
  在这里先大概简述一下光之帝国内的分布。光之帝国虽然贵为帝国,但其实她却是由五大城所组成。分别为:皇室的所在地——圣皇城、军事重城——格林城、商业之城——红叶城、学识之城——圣达城、娱乐之城——萨法斯城。
  而这五大城依五芒星之状而排列,五大城的中央位置,也就是五芒星星核的所在地,耸立着一座象牙色的高塔,它正是有着帝国之心之称的——光之神塔。
  光之神塔,塔顶;这里是神塔最高领导人,修葛特大贤者的休息处。
  「啊……大人……人家不行了……啊……美死人了……再用力啊……喔……顶到了……喔……」此起彼落的淫荡叫声,从大贤者的房间内传出。
  只见在一张巨大的床上,一男一女正彼此交欢着,而在一旁尚且还躺着两名女子,正颠鸾倒凤地互相厮磨着。
  「啊……泄了……」女子呻吟着娇呼了一声,白玉般的娇躯一阵强烈的抽搐后,竟然在高潮中晕了过去。
  男子似乎还未满足,他伸手将一旁正在缠绵的其中一名女子抱了过来,突如其来的动作,使得正沉迷于肉欲快感中的女子娇呼了一声,但看清来人后,媚眼如丝的白了他一眼,主动地献上那香甜的一吻。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子射了进来,照在男子那宛如刀削般的俊俏脸孔上,银色长发在月光照耀下更显的妖异无比。
  男子低头亲吻着身下女子的耳珠,轻声,道:「艾丝雅,才摸没几下就情动成这样,看来你是越来越浪啰!」
  艾丝雅喘息地道:「修大人你还说,这还不都是你害的,啊……」原来修葛特的一只手抚上了那长满浓密芳草的耻丘上,手指更是刺进了那温暖潮湿的玉户内,挑逗着那粒殷红的豆子。
  「大人……你别再挑逗艾丝雅了……啊……艾丝雅要……」艾丝雅摆动着那宛如水蛇般的纤腰,口里不停的浪叫着。
  就在修阁特挺起阳根,准备再次深入时。
  房门传来强烈的拍打声,修阁特暗骂了一声,开口道:「什么事?不知道老夫正在休息吗?」
  门外传来声音:「打扰大人休息真是抱歉,但萨大人似乎有急事,特派小的前来相告。」


  修葛特对着房门,道:「告诉萨罗,我马上到。」修葛特抽出那沾满爱液的手指,放进口内舔食干净,穿起一旁宽大的金色圣袍。
  离开前,他伸手在爱丝雅的小脸上摸了一把,道:「小宝贝,先自己玩玩,老夫马上就回来!」
  在修葛特离开房间后,艾丝雅坐了起来,眼眸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彩,她伸出手来,右掌一摊,一只蝙蝠顿时出现在他的掌心中。
  爱丝雅对着蝙蝠滴咕了几声,纤手一抛,蝙蝠摊开那约一臂长的翅膀,朝着月亮振翅而去。
  光之神塔一楼的大殿中,巨大的光之神像脚地下,聚集了无数个穿着五颜六色法袍的人,正七嘴八舌的讨论着某件事。
  修葛特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究竟是什么事?这么晚了还来惊动老夫。」此时一位长得獐头鼠目,穿着青色法袍的年轻人跑了过来,卑恭地道:「禀告大人,光之神大人降下神谕了。」
  修葛特双眼射出精芒,道:「喔!此事当真,快领老夫去看看。」只见,光之神像脚底下的一个水盆中,浮现了几个字:「当黑色的星星来到时,古老的血脉将再度苏醒,在水深火热之中,救赎我们。」看着这由光之神所降临的神谕,修葛特回想起了上一任的大贤者,躺在血泊中临死前所说的那段话。
  「你的贪婪将使古老的血脉导致杀生之祸,人类的未来就毁灭于你的野心之中。」
  「修大人,你没事吧?」身穿紫色法袍的萨罗,唤醒了正沉迷于回忆中的修葛特。
  修葛特摆了摆手,道:「我没事。」随即又道:「不知道各位对于这神谕有甚看法?」
  一群人围着水盆,低头讨论着,不时传来「我伟大的光之神啊!……」(以下几千句,恭伟光之神的话就此省略。)
  人群中传来道沙哑的声音:「修大人,这件事要禀告皇城知道吗?」一位身穿银色法袍的老人走了出来。
  修葛特摇了摇头,道:「不,在尚未明了神谕中所代表的真正意思时,此事先不要泄漏出去,泄漏者将逐出光之神塔,并永受光之帝国通缉。好了,这件事就到这里了,晚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既然大贤者都这样说了,大家只好作鸟兽散的回去自己的房间,不过这天夜里,大家脑海中都回想着神谕里所代表的意义,真正睡得着的倒没几个。
  回到房家的修葛特,抛开了神谕,继续着之前未完的事情,沉醉于肉欲世界中。
  然而就在此时,圣皇城内却发生了一件大事,四皇子——雷瓦勒竟然陈尸于自己的房间内,胸口被利刃剖开,胸腔内的心脏早已不翼而飞,洁白的墙壁上已鲜血写着几个古文字。
  皇帝以及皇后闻及消息,迅速的前来,看见死状凄惨的爱儿,皇后倒地痛哭失声。皇帝雷德瓦特虽然也同皇后般心痛不已,但他能贵为帝国之皇不是没道理的,他冷静的吩咐部下封锁消息并快速的招来对古文学有研究的古文学者,进行翻译墙壁上的奇特古文字。
  二个时辰后,古文学者终于从近上千本的古文书中抬起头来,道:「禀告陛下,经在下从古文书中所得对于墙上的古文意思为:当黑色的星星来到时,血红的恶魔将随之降临,挥舞着手中的利刃,惩戒居住在这块罪恶之地的人们。」闻者为之哗然,房内众人的脸上布满惶恐,众人窃窃私语,讨论着凶手写下这些字的用意何在?
  皇帝费了一般工夫,终于将伤心欲觉的皇后哄进了自己的房内,并遣退房内的其他人,并调来重兵,严守房间四周。
  皇帝静静的坐在四皇子的房内,四皇子的尸体早已被人搬离开了,他招来了右丞相——密维西,希望听取他的意见,既使再多么坚强,此时的他不过是位痛失爱儿的父亲而已。
  密维西看着房间四周,脑海中飞快的想着,凶手究竟是何人?又为何刺杀皇太子?但房间内毫无打斗迹像,甚至连门窗的门锁都是锁上的,显示的在四皇子死前房间内除了他外,并无他人,那么四皇子究竟是如何被杀的?什么人能在守备坚严的皇宫中,不惊动一人便杀了武技不俗的四皇子?而事后又怎离开这根本就是密室的房间?
  章之五初试擎天
  翠竹居位于迎春阁后院,是一栋以碧竹所搭建而成的二层楼建筑,这里原本是霸天所居住的地方,在霸天接管佣兵团之后,因长年在外,这里便成了炎舒儿与炎炽羽两母子所居住的地方了。而尾随霸天而来的铁心兰,也自然的住进了这里。


  不看还好,一看魁风然整个脸顿时绿了,先前炎炽羽打败三卫,他也只是妒忌,妒忌他这个贱民竟然有如此厉害身手,而现在除了妒忌外,他现在还加上了怨恨。她追求东方华凤不知道多少年了,然而东方华凤一直没给他好脸色看过,每次在城内遇到,都是那一副冰冷不苟言笑的脸孔,而如今她却……恨,一种极度的恨意在他心内逐渐的萌芽,想他堂堂魁家的大少爷,在东方华凤的心中竟然远远比不上这个低贱的贱民,他「啪」的一声,大力的关上马车之门。
  就这样,雷格诺带着炎炽羽、铁心兰以及十来位上级佣兵,外加一名在上路后才在行李内偷偷冒出来的爱哭又爱跟的柯塞隆,与依格尔一行人踏上了前往「迷途森林」的路程。
  或许才刚上路,一路上并没遇到任何强盗、山贼之类的,走得可说是相当的顺利,傍晚十分,他们来到了一处不知名的森林。
  看着渐渐西下的太阳,雷格诺下令休息扎营,十来位佣兵与东方家的家朴,砍倒了几颗大树,清出了一片不小的范围当作营地。
  夜里,跳动的营火旁,围绕着一群被大火照射的脸颊通红的人,吃着烧烤的鹿肉,喝着由小麦酿造而成的烈酒,好不快乐啊。
  在不远处也搭着两团较小的火推,其中之一便是炎炽羽、铁心兰、雷格诺、科塞龙、依格尔、鲁东邦,这几人围绕着火堆,吃喝着,而不可思议的东方华凤竟也出现在这里,而没与她的贴身小婢待在帐棚之内。
  另一方的魁风然则喝着名贵的美酒,吃着由随行厨师所烹煮的美食,满脸怒意的瞪着炎炽羽,而一旁的四卫,在经过早上那一战,他们四人心中早已升起了想与炎炽羽结交的心意,但碍于自己的主人,他们也只能无奈的猛摇头。
  这场营火一直到了大半夜,众人才回到那属于自己的帐篷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