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猎头猎艳

猎头猎艳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我叫周琳,英文名Tracy,年龄:26岁。
  职业:猎头。
  4年前,我毕业于苏州大学人力资源管理专业,进入苏州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做HR。工作还满轻松惬意的,干了两年多年,看着别人动辄好几十K人民币的月薪,而每天朝九晚五的我们,只能拿着一个月那几千块,实在是没劲。
  于是辞职加入了这家苏州第三大的人力资源咨询公司,做起了食人族的买卖——HeadHunter。比起公司的人力资源来,猎头的工作辛苦多了。
  整天没完没了的电话、面谈、谈判、苦口婆心,劝用人公司加价、回过头来又压应聘者接受苛刻的薪资待遇。
  还好,只要是谈成一个,所得的提成也顶的上以前一个月的薪水了。
  还不错。
  去年国庆节,在双方父母的催促下,我和大学就在一起的男朋友刘强办了婚礼。
  我自认为属于小女人之类,不求什么出人头地、大富大贵,甘于平平澹澹的生活,只求今年年底搬进正在还贷的新房子,然后生个小孩,从此过着幸福的日子。
  我的那个强啊,在世界500强GC公司就职,去年年初升到技术主管,三个月前被派到欧洲总部去做项目,一走就要一年啊。
  寂寞难耐啊!(切,鄙视一下自己。
  害羞的表情。
  )前两天聊天,一位坏叔叔网友给我推荐了什么SIS成人论坛。
  无聊之下,进去转了转,好脸红啊。
  那么多人,在里面晒性福、晒艳遇,各种图片、文字、视频。
  这些,都是真的吗?
  Tina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学妹,刚刚大学毕业。
  正好我现在也是一个人住,所以把我租的房子的小卧室让她让暂住,主要是给我做个伴。
  再说了,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
  小妮子的男朋友小余在南京大学上硕士,每个周末会过来。
  到了晚上,两个人就黏在一起,在我的隔壁弄出一些不大不小的动静,搞得我这个过来人倒不好意思了。
  今天又是一个礼拜六。
  一个人的周末真难熬啊。
  一觉醒来九点了,隔壁的两个年轻人还没有任何起床的动静。
  我自己只好出门吃了早饭,坐地铁到市中心几个大商场试了半天衣服,享受着营业员对我身材的赞美,和商场里来来往往陪老婆或者女伴的男士们看着我凹凸有致的曲线和吹弹可破的皮肤的火热的目光。
  无奈啊,身为尤物的我,这几个月可是真的有点形只影单啊。
  伤心啊,Tina这个小蹄子,有异性没人性,见色忘友,也不陪我。
  在必胜客大吃一顿。
  回到家,三点了,Tina和小余肯定是去看电影了。
  还是我一个人!匆匆冲了个澡,慵懒地靠在床上,打开笔记本,浏览SIS.为什么在线视频里面的男那女女,会有那么欲仙欲死的表情和呻吟?我和老公在一起五六年了,感情好的让所有认识我们的人都羡慕。
  我们爱爱的时候也很愉悦的啊,可是我怎么就没有体会过他们所说的死去活来的高潮?难道是我们那里做得不对,还是老公找不到我的G点?看了一会乱七八糟的帖子,和网友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着,迷迷煳煳的睡着了。
  在梦里,强回来了,我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两人赤裸着在床上了,我白皙柔嫩的肌肤在强有力的大手中快乐的变形、红晕斑斑,强的大嘴吸吮着我的乳房,硬硬的阴茎在我的小穴里面抽插、冲撞……「啊……啊……」,我无声的嘶吼着,双手狠狠掐着强宽阔的后背,「啊……宝贝……老公……我要……我要……」情与性的交融、灵与肉的纠缠,多么美好啊。
  可是,我好像被一条看不见的锁链绑着,悬挂在空中,想要飞上天去,却总是差那么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啊……突然,我一激灵,醒了。
  凉凉的,是我眼角的清泪,还有腿间的爱液。
  我正想起来去洗手间处理一下,突然听到隔壁Tina咯咯咯的娇笑:「轻点,坏蛋,总是这猴急的。」我突然想到了论坛上很多偷窥的帖子,那种很刺激的经历,我不是也有机会体验了?我们租的房子,是住宅楼最东边的两室一厅的横套。
  进门是个客厅、饭厅、和储物间,向东边开着窗子,客厅的北边是厨房和卫生间。
  一大一小两个卧室都在阳面。
  我们的大卧室向南开着一道门,可以进到阳台,小卧室在阳台一面只有大大的窗子,却没有门。


  为了方便采光和晾衣服,长长的阳台一直延伸到房子的最东边。
  天已经有点黑了,阳台上却很明亮,明显的,小卧室亮着灯。
  我早上起来的时候,Tina他们还没有起床,为了不影响他们,我没有拉开阳台上的大窗帘。
  他们不知道几点回来的,看到屋子很安静,以为我还没有回来,就急不可耐地成其好事了。
  我卧室到阳台的门没有关,我蹑手蹑脚地来到阳台上,弯腰、侧身,把自己藏到窗帘后面。
  我拼命抑制着狂跳的小心脏,偷偷看着小卧室。
  床就放在窗下,情急的小情侣连窗帘也没拉,两个年轻的胴体,赤裸裸的地呈现在我的眼前。
  Tina躺着,屁股底下垫着她经常抱着的靠枕。
  小余趴在Tina白皙修长的双腿之间,左手分开Tina圆润的膝盖,轻轻笑着,头一下一下,从后往前动着。
  「啊……宝贝儿……宝贝儿……啊……」,Tina的身子扭动着,右手抓着小余的头发,努力抬头,想要看着心爱的人儿的动作,「哦……对……宝贝儿……啊……」Tina的娇喘微微,换来的是小余嘿嘿的淫笑和更加有力的动作。
  「好美哦……宝贝儿,小宝贝,舒服吗……唔……」「哦……宝贝儿……舒服死了……就这样……就这样……我喜欢你的舌头……啊……舌头进去了啊……啊……」Tina左手抓紧床单,白皙的身子一阵颤抖,声音变成了一声声长长的嘶吼,应该是小余卷起舌头伸进了她的小穴。
  小余更得意了:「呵呵,小骚货,我要吃你的小豆豆了……」,说着,头向上移动了一下。
  「啊……啊……」,Tina的叫声更加高亢了,双腿时而把小余的头加紧,时而用力分开,翘臀使劲上挺,配合男友的动作。
  小余的舌尖不时发出「吸熘吸熘」
  的声音,应该是或舔,或吸着Tina的阴蒂。
  看到这香艳的一幕真春宫,我的喉咙顿时干的好像要冒烟一样。
  我加紧双腿,左手伸进裙下,大拇指和食指也开始抚摸自己有点肿胀的小豆豆。
  倏忽间,好像有电流从指尖产生,沿着阴蒂的尖端钻进了小穴,酥麻的感觉令我几乎要叫出声来。
  可是,相对于Tina在欲仙欲死的状态,我的快感也就这么多了。
  因为,刘强从来都没有用舌头和嘴唇碰过我那里,用手指都很少碰也许是嫌有味道吧。
  想到这里,有一点点伤心,呼吸和心跳也平复了许多。
  而对面的一对小情人儿,状态却是越来越好了。
  Tina双手爱怜的捧着小余的脸:「爱死你了,宝贝儿,快点,快点放进去,我要你……」小余抬起头,满脸是征服者的志得意满的表情,扯过手边的纸巾,擦去嘴角闪耀着莹莹光泽的爱液,跪起双腿,把Tina的屁股向抱枕上放好,一侧身,从床头柜上拿过准备好的安全套,撕开,就要戴上。
  一瞬间,小余昂扬的肉棒,突然在我眼前一闪!天哪,那尺寸,绝对比我老公Jonhnson的要长一寸。
  小余身体瘦削,肉棒的围度也比刘强的小一圈。
  即使这样,长长的凶器,也让我老公那话儿顿时显得平平无奇,相形见绌了。
  Tina双手抓着小余支撑在床上的双臂,满心期待的表情,等待着小余的插入。
  小余戴好安全套,双手放在Tina的膝盖上,把她的双腿分开,向着胸前挤去,让娇艳欲滴的花朵充分展现。
  「好美的花芯啊,我要进去了……噢……」,小余调整了一下角度,一挺腰,插了进去。
  「啊……好深啊……啊……」Tina仰头,发出了快活的呻吟。
  随着小余多变的抽插深浅和快慢节奏,Tina时而婉转娇啼,时而急促嘶鸣。
  深深沉浸在男欢女爱之中的两个年轻人,全心全意进行着男女之间最原始的取悦仪式,丝毫不知道自己的所有动作和声音,都被人近距离的观摩着。
  Tina的娇喘越来越快,腰肢的扭动也越来越有力,她似乎是感觉到这样的角度已经不能满足小穴内部的需求,她双手支撑在身下,小蛮腰继续上挺:「啊……宝贝、、、、、、老公……我要你……要你。啊……」小余的额头已经微微见汗了,可是似乎状态正佳,他双手捧着Tina的俏臀,让她的娇躯抬起,身子向桥一样弓起。
  小余抱着Tina的小蛮腰,用力向前冲刺,而Tina一边娇呼着配合,一面腰部用力,转着圈儿让两个人的性器官更加有力的摩擦、冲撞。


  应该是小穴里面某个部位被刺激到了,Tina的呻吟变成了一声一声间断的大叫,头顶着床,双手无力地抓着枕头的两个角,身体的弓形也软了下来,只有两条小腿还缠扣在小余的臀后,整个身体一下一下的抽搐,呻吟声也变得语无伦次、似有似无了。
  看着窗内Tina如蛇一样扭曲颤抖的身躯,我竟然呆呆地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状态,满脑子空白。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高潮」
  吗?两个小情人儿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大概有一分钟,Tina的呼吸渐渐平复了,开口说话:「宝贝儿,真舒服,你好厉害哦……」「那是当然了」,小余得意的笑了笑,放下Tina的腿,转身躺了下去:
  「小骚货,我还没有爽呢,换你到上面来。」Tina咯咯笑着翻身跨坐在男朋友的腿上,抬头用手理着纷乱的长发。
  这时小余使坏,双手抓着Tina的腰,屁股突然使劲向上一顶,「啊……轻点……」,Tina被突如其来的一下惹恼了,一对小拳头捶着小余的胸膛:
  「坏蛋,看我不吸干你……啊……哦……」
  嗔怪很快变成了呻吟,双手撑在小余胸口,身子一上一下动起来。
  这个体位,是很经典的女上位,在我和强的夫妻生活中,却很少用。
  偶尔我一时兴起,坐了上去,强就让我赶快下来,因为动不了几下,他就缴枪了。
  突然间,熟悉的音乐响起,手机铃声大做,Tina惊叫一声不动了,第一反应就是望向这边。
  正闭目享受的小余也坐起身子,忙问怎么了。
  正目瞪口呆看着一对年轻人的激情表演的我,赶快蹲下身子,逃也似的,蹿进了大卧室,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注意到大窗帘的抖动。
  失神的我,坐在床边,摩挲着怦怦跳的胸脯,大气都不敢喘。
  来电显示是刘强,这个时间欧洲那边快要吃午饭了。
  我接着电话,耳边清晰传来Tina的埋怨:「都怪你,猴急猴急的,窗帘都不拉,会不会被周姐看到了啊……」「应该不会吧,我怎么知道啊,家里静悄悄的,我还以为……」小余无奈地辩解着,然后就是拉窗帘的声音。
  很快,隔壁轻轻压抑的呻吟声又此起彼伏了。
  他们肯定知道我在偷窥了,丢死人了。
  不过,还好,这个插曲并没有影响两个年轻人的兴致。
  第二天早上,见到Tina第一眼,我给小 妹 妹做了个鬼脸。
  小妮子红着俏脸,低头不敢说话。
  很快,我们三人又恢复了以前的状态。
  毕竟,大家都是过来人,丢人的事,谁没有过啊。
  那场偷窥风波,丝毫没有影响隔壁两个小情人儿的感情和热情,却让我几乎一夜未眠。
  原来,他们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原来男女之间的交合,竟然真的能够如此的酣畅淋漓,如此的让人迷醉其中。
  那我和强呢?我们这几年的性生活是怎么了?他不爱我吗?不是,在他心里,只有我一个女人,他的身体,也只能接受我一个。
  他身体不好吗?也不是啊。
  一米八二的他,在大学里面一直都是体育健将,篮足乒羽样样精通。
  工作之后,他也从来没有放弃运动,身体素质各方面还是那么棒啊。
  是我有问题吗?我是朋友圈里标准的美人儿,高挑白皙、肌肤细嫩,身材样貌在女人中绝对是前百分之五的啊。
  我的身体有问题?每个月的例假很准时,量也没有什么异常。
  难道是我没有别的女人那种结构,到不了那种飘飘欲仙的境界吗?这一个一个问号,在我的脑子里面浮起来,又碎掉,然后有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浮起来,又被打碎……一向自信阳光的我,几乎被这些问号打倒了。
  接下来的好几天,整天昏昏沉沉,工作也没有效率。
  我的改变,被我的同事兼闺蜜Vivian看出来了。
  Vivian叫朱艳,比我大两岁,工作的座位和我对面,也是丁克状态中。
  几乎相同的社会经验让我们无所不谈——当然,夫妻生活方面,听别人谈论,我都是红着脸听听,任由别人怎么说。
  这天下午,我们俩在工作间隙一起在茶水间冲咖啡,Vivian拿手肘碰了我一下:「嗨,Tracy,刘强走了这才三个月,就把你想得这么茶饭不思,憔悴不堪了?」我脸稍微一红,沉默着,既不接话,也不反对。


  「看你这段时间业务没有进展,这样,给你介绍一个Client,我手头的几个公司客户没有适合他的位置,你试试看。」五分钟后,Outlook收到Vivian转过来的一份简历。
  Vivian在邮件中写道:陆风,英文名RaymondLu,制造工程专业,国内名牌大学硕士,能力很强,我的长期客户,介绍给你,不是帮你,也是在帮我自己哦。
  我打开简历仔细看了,正好手头就有一个500强公司寻找工程经理,很适合他。
  我打电话,约了他面谈。
  陆风属虎,也算是30了。
  大学毕业后在国企做过几年,后来单位改制,他回学校深造了硕士学位,硕士毕业在魔都和Soochow溷得如鱼得水。
  言谈之中,Raymond自称天山冰达坂骑过马、南海钻井平台钓过鲨、瑞典皇宫广场喝过茶……自诩只要是给他面试机会,KO任何的HR和HiringManager,什么职位都能搞定。
  陆风身上,有着刘强一样的才气和男人味。
  而我,还看到了刘强所缺少的自信和霸气。
  凭着他过人的能力和丰富的工作经验,很快就谈妥了这个职位。
  礼拜五,陆风说要请我吃饭,以示庆祝和感谢。
  阅历即魅力。
  这句广告词真的很贴切。
  在万豪大酒店的西餐厅,侃侃而谈的陆风,以他高雅的气质和幽默的谈吐,加上频频添加的澳洲红酒,不一会儿就让我醉意朦胧。
  陆风举着高脚备,透过猩红的酒浆,看着我的眼神里全是欲望。
  我起身要告辞,却脚底打飘。
  陆风赶快起身,揽着我的腰肢,我就半靠在他怀里了。
  那充满男子汉气的鹰钩鼻子趁机在我玉颈上轻轻嗅着,完全是一头饥饿的狼,打量着爪子底下的猎物,盘算着从哪里下口。
  丝毫不理会我的挣扎,陆风对吧台的小姐说了一句:记我的房费,就半扶持、半挟持地拥着我上电梯,进了他早就订好的房间。
  一进门,陆风就从后面抱着我,舌头在我耳垂上舔着,嘴里不断咕哝着:「Tracy,Tracy,你好美,真美啊……一见你我就想吃了你……」左手爱抚着我的秀发,右手在我大腿和臀部不住揉捏着。
  「别……不要这样……唔……」,我扭动着,拒绝着。
  陆风在耳朵边呵着的热气令我有点魂不守舍,但是依然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别这样……唔……我要生气了……」
  「给我,好Tracy……美人儿……给我……」陆风有力的大手,健壮的胸膛,让我慢慢变得恍惚,抓着包的手也垂下了。
  如梦如幻的,我好像是在强怀里,不知不觉的也开始回应着他的动作:「强……宝贝儿……宝贝儿……」陆风愣了一下,又释然地笑了,低头绕过玉颈,在我的额头、鼻尖、脸颊上轻轻亲吻:「嗯……宝贝儿……美人儿……你是我的……唔……」我缓缓转身,环抱着强的脖子,小嘴去追寻那想了好久好久的嘴唇。
  啊……好熟悉的感觉,饱满的嘴唇,是那样的性感,粗壮的舌头,有力地顶开我的嘴唇,舌头在我的牙根轻轻扫过一遍,强硬地伸进我的嘴唇……两条舌头在一起纠缠……香甜的津液是最好的催情药剂……这个男人把我的舌头吸进他的口腔,深深地亲吻,我的灵魂好像也被他的大嘴吸进他的身体了……他把我一把抱起来,继续深情地亲吻着我。
  我双腿缠在他的腰上,双手抱着他的脖子,继续索要着销魂的亲吻,长发垂下来,覆盖着两个人的头和脖子……「唔……强,我要你,我想你,唔……」陆风抱着我,轻轻把我放到床上,我无力的躺下,彷佛将我自己又一次交给了强。
  我的小腿垂到床边。
  他蹲下身子,满怀爱怜的抚摸着我圆润的膝盖,抚摸着我光洁紧致的小腿,帮我褪下高跟鞋。
  当脱下我的袜子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惊呼:「哇唔……太美了……玉足啊……」从我玲珑精致的脚踝开始亲吻,再到脚背,然后……他竟然开始含着我的脚趾……这样的动作,让我的心都抽动了一下……我读到过很多描写女人玉足的文学作品,也知道美足是女人身上最性感的部位,可是从来不知道,被人爱抚和吸吮脚趾是这么销魂蚀骨的快感。
  「唔……唔……哦……」,我竟然开始呻吟了起来。
  亲吻了一会儿我的两只玉足,陆风开始向上,从脚踝、小腿、膝盖一路抚摸到我白皙莹润的大腿。


  大腿被爱抚的感觉,竟然不如脚踝和脚趾被亲吻的快感来得那么强烈。
  可是我似乎看到了陆风火热的眼神,他一直在说:「太美了,太完美了……宝贝儿……」,我听到了他喉咙中吞咽唾液的声音。
  被酒精和爱抚迷醉的我,只想得到强更多的爱……陆风站起身,开始脱我一步裙,我感觉到那是刘强的动作,迷迷煳煳的,我还配合着他抬起屁股,方便他褪去我的裙子和里面的三角裤。
  我感觉到黑色草原和红润的花蕊暴露在这个男人炽热的目光中:「唔……强……宝贝儿……要我……要我……」那个男人又一次跪了下去,有力的大手温柔地分开我的双腿,他低下头,舌头逼近了我的花蕊!陆风的舌头在我的大阴唇上轻轻点了一下,我的身体突然一缩,心脏也砰地跳了一下,止不住的呻吟了起来。
  他用舌尖从我那红色的缝隙最下端开始,向上扫了起来,舌尖轻轻地、浅浅地刺进粉穴……「噢……噢……宝贝儿……宝贝儿……要……要……」我像一条离开了水的鱼儿一样,双手抓着床单,娇躯耸动着,渴望着那条通往灵魂深处的通道被爱抚、被探索……陆风舌头上下扫了几遍,我的花芯竟然可耻的分开了,顶端的那颗豆豆也开始发胀了。
  「唔……啊……啊……啊……」
  他的舌头压在豆豆上,湿湿的津液是最好的导体,这样的接触瞬间产生出强大的电流,让我的身体和灵魂都酥麻了……这是我一直渴望被刘强爱的方式啊。
  不知是陆风的口水,还是我自己的爱液,我感觉到自己下身好湿润、好温暖,渴望被火热的、粗硬的东西填满,渴望驱除里面空荡荡的感觉……看到我状态渐入佳境,陆风起身。
  我听到那解开皮带的声音、听到他踢去皮鞋的声音、听到他除去长裤的声音、我甚至能听到他脱下内裤的声音……我的欲望继续被加热、被抬升。
  细心的男人扶着我的娇躯,拿过枕头让我躺好,又拿过另外一个枕头,放到我的臀下,让我的腿微微分开。
  我抬起头,看了一下就要进去我蜜穴的男根。
  天哪!那紫色的话儿,翘起来的角度超过九十度,昂扬着,几乎要贴着他的肚脐了。
  青筋缠绕的肉棒,头部三分之一竟然是又一个向上的弧度。
  被这一惊吓,我的酒顿时醒了一半。
  这不是刘强!我推了一把要刚要往前进的男人:「不……不要……」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可是身体根本不听使唤,又一次躺倒了。
  陆风很贴心的伸手抚摸的我脸蛋儿:「宝贝儿……宝贝儿……别怕……给我……」,另一只手还在分开我要和在一起的膝盖。
  其实,我早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
  他又一次分开了我的双腿,把我的花蕊打开,一边啧啧的称赞着好美,一不做二不休,一下子刺了进去!「啊……」,身体最柔嫩的部位被侵入,我发出了一声轻呼,好像不是惊恐和害怕,而是有点快感?温存的前戏,使得两人结合的部位得到口水和爱液充分的润滑,丝毫没有感到干涩或者疼痛。
  有的,只是被分开挤满的接触感,和内部空间被占了一半的不满足。
  陆风停了片刻,感觉到我不是想象中的那么挣扎和拒绝,而是有点期待着更深的动作,他得意的笑了:「美人儿,感觉不错吧,后面会更舒服哦。」说罢,腰一挺,进入更多了。
  「唔……噢……」,我叫了两声,第一声是因为,我感觉到他肉棒前段向上弯的龟头,顶到了我阴道内穹窿上部某个位置,酥麻的感觉是从未有过的强烈。
  第二声,是他往后退,肉棒抽出的时候,龟头从里向外,又一次刺激到了那个点。
  陆风开始一抽一插,一抽一插,而我也随着这个节奏,继发出「啊……噢……」这样的声音。
  同时,伴随着叫声的,是一次一次身体的颤抖。
  这个男人开始改变节奏了,或快,或慢,或浅,或深,我的呻吟也随着节奏或短促、或悠长、或轻柔、或高昂。
  不管陆风节奏怎么变化,龟头刺激阴道的力度如何的不同,给我刺激都是那样的新奇。
  向前插入的时候,龟头会轻轻地滑过,柔柔的刺激像春日的微风一样,让人心荡神迷,不能自拔;抽出的时候,龟头会狠狠地刮过,那紧紧压迫的感觉像秋天的雨丝一样,让人从每根毛发到心灵深处都机灵冷战,又食髓知味,欲罢不能。
  「啊……噢……坏……噢……啊……舒服……啊……噢……」,男人的节奏在加快,力度在变大,我的叫声也越来越激烈,下面的水越来越多,小屄里面本来有些抗拒的嫩肉,也变得活跃,开始不安分的蠕动,慢慢用力裹着那火热肉棒……「唔……好爽,好紧,好滑的肉肉啊,美人儿……」。


  陆风感觉到了我的变化,被我的嫩肉夹持的感觉让他赞叹不已,更加卖力而疯狂的动作起来。
  小屄里面嫩肉的蠕动越来越有力,对肉棒的裹挟越来越紧凑,穹窿顶上那一方神秘区似乎有一点膨胀和突起,从而更加贴紧肉棒,和男根之间的摩擦也越来越强烈。
  「啊……噢……唔……噢……」,依然有着那么一点屈辱感的我,只是呻吟着,在这强烈的刺激之下,身体不断抽搐、抖动……我感觉自己的心脏、自己的灵魂,随着一下一下的冲击、一下一下的顶撞,缓缓向上,离开了胸腔、挤过了喉咙、进入了大脑。
  越来越多的快感渐渐占据我一片空白的大脑,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我的头都要爆炸了,我要发泄!我的呻吟越来越高亢,越来越语无伦次:「啊……舒服……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噢……使劲干我……宝贝儿……啊……」「啊……」,终于在他龟头的一次挑动之下,我感觉到头顶一下子炸开,灵魂离开了身体、飞上了天空……身体顿时变得轻飘飘的……我的手抓住陆风撑在我臀边的手臂,想要让这个男人,把我从无尽的空虚之中拉回来……老练的男人,知道我已经达到了欲仙欲死的状态,也停下了无情征伐的脚步,只是轻轻地、轻轻地、缓缓插入、抽出、插入、抽出……陆风的手爱怜地摩挲我因为强烈刺激而变得绯红的脸蛋和脖子,不断安慰和鼓励我:「对……宝贝……就是这样……」我嗓子干哑,已经叫不出来任何的声音,只能无意识的侧头,像鱼儿、像饥渴的小牛小羊一样,张嘴含住什么东西。
  我含住了他的大拇指,不断吸吮……好久好久,就像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我才感觉到在虚空中遨游的灵魂缓缓落回了自己的肉体,呼吸慢慢恢复平静。
  唯有我的身躯依然火热,被占有的感觉依然那么满足。
  因为,我的下体依然被陆风充满着,他的手,还在我的柳腰、在我的柔臀、在我的大腿上摩挲,就像一个收藏家在把玩、在体会、在爱抚一件绝世珍宝。
  随着灵与肉的再次合体,理智也渐渐回到了我的思想。
  我推了推陆风,他也识趣地从我体内拔出。
  我侧过身子,他从后面抱着我的腰。
  我竟然没有拒绝!因为,是这个男人,给我了高潮,给了我这么多年梦寐以求的快感。
  刚才云雨过程中被刺激到的那个部位,应该就是所谓的G点,从勃起的状态慢慢回复着。
  这是所有女人都渴望被刺激、被挞伐、被暴力喜爱、被点燃、被引爆的,性的导火索。
  受限于自身条件,刘强的尺寸、或者技巧、或者持久时间,5年来都没能点燃的美丽焰火,却被见了三次面,喝了一次酒的陆风,「砰」的一声,这么轻松地,引爆了。
  我脑海中做着激烈的斗争,一方面,因为出轨,因为得背叛了刘强而深深的自责,另一方面,这突如其来的,强烈的快感,又让我的从肉体到灵魂都觉得那么的惬意、那么的自在、那么的回味无穷。
  陆风打破了彼此的沉默,他撑起身子,在我耳边轻轻呢喃:「Tracy,第一次见到你,就被你迷住了,你不知道你有多美?」他的手也不老实起来,开始解我上衣的扣子:「美人儿,没想到你的感觉这么强烈,真是人间尤物啊……美人儿。」我身子动了一下,本能的反应时要拒绝,可是心灵深处有一邪恶个声音告诉我:「放松……要……就是要这种感觉……」受到这邪恶声音的感召,我竟然配合着他解开我上衣的扣子。
  由于侧躺着,蕾丝胸罩勾勒出乳房更加显得高耸而丰硕。
  陆风又是一番啧啧惊叹,解开后面的搭扣,就这么侧着把一双雪峰握进手里,舌头开始在我的脖子和肩膀上亲吻。
  「哦……哦……」,我又开始轻轻呻吟。
  因为放松而重新恢复柔软的乳房,在他的手里被爱抚着、揉搓着。
  他还不时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乳房顶端的樱桃,轻轻捻动。
  从脖颈和乳头传来的快但,使得我刚刚平复的欲望,又被慢慢勾了起来。
  陆风抬起腿,摩擦我扭动的肉体,刚才从我小穴里面拔出,还没有软下的肉棒,从我屁股中间,划过菊花,又在顶着我的蜜洞。
  正在轻轻呻吟的我吃了一惊:半坐起来,看着那狰狞的独目蟒蛇:「你怎么不戴套?」「呵呵,宝贝儿,肉和肉的紧密接触,坚硬和柔软的火热摩擦,这么美好的感觉,怎么舍得戴套呢?」不等我下一句嗔怪,陆风起身来开床头柜,打开一盒杜蕾斯,拆开包装,一边又进一步声明:「我自信,绝对能够让你达到高潮之后,还能保持战斗力,不会有射精的感觉。」这是多么霸气的男人啊!他熟练地撕开包装,戴上安全套,回身又把我的娇躯抱进怀里,埋下头,扎进我的乳沟里面,深深地吸气:「唔……好香……好温暖啊,美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