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乱伦小说  »  岳母与我老婆

岳母与我老婆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如果有人问我,世界上最舒服的事是什么?我会给出这样几个答案︰吃饭、喝水、做爱、排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睡觉。
  大多数人一天的生活中睡觉至少要占六个小时左右,如果用这六个小时连续吃饭,他会撑死;连续喝水的话他会胀死;做爱呢,不用说,他会精尽人亡;排泄,他会虚脱而死,所以只有睡觉是正常的。
  我是个正常人,所以很喜欢睡觉。 平时起床都是妻子叫我起来,要不然我会一觉睡到下午。
  昨天晚上睡觉睡得比平时早两个小时,所以今天很早我就醒了。但是我很喜欢那种赖床的感觉,所以一直躺在床上。妻子是大概六点半起床的,她起来后慢慢地下床,生怕吵醒我,然后拿着衣服到客厅里穿上。
  过了半个小时后,妻子把一切都弄好了,然后又回到床前,掀开我的被子,然后伸手轻轻地抓住我双腿之间的阴睫,手指在龟头上摩挲一阵后,终於张开口将龟头含了进去。
  这是妻子每天叫我起床的方法。平时在睡梦中,当感到一阵阵的快感时,我就知道是该起床的时候了,但是今天因为我早就醒了,所以,我决定逗逗我的妻子。
  妻吮吸了半天,见我还是没有动静,於是继续吮吸。这次力度比刚才要大了不少,我只感觉到阴睫上的血液似乎全部都集中在龟头,令龟头产生一种压迫的快感。妻给我口交的时候向来只用两个大拇指扶住阴睫,另几个手指则在阴睫两侧给我抓痒,或者是来个局部放松按摩。
  我把眼楮睁开一条缝,发现妻子依然在很努力地吮吸着。大概是因为比平时时间长的原因,她有点累,於是侧躺在床上,双手抱着我的臀。看她脸上一副享受的样子,我也甚是得意,於是轻轻地将阴睫随着她的节奏而抽插。
  妻吸了半天,依然不见我有任何动静,於是她脱掉鞋子上了床,然后解开腰带将裤子脱到小腿处,黑黑的阴毛露了出来。她单手扶住阴睫,然后用力向下一坐,阴睫没入她的黑毛中,然后便插入了她热热的阴道中。
  突如其来的快感让我差点控制不住,我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想吮吸她的乳头。
  我猛地坐了起来,一把抱住她,然后用力擡起下体,阴睫一直顶到了她的花心。
  「哼,我就知道你在装……」
  她的话还没说完,我就吻上了她的嘴唇。我们的舌头激烈地搅动在一起,一股清凉的牙膏味道从她的舌头上传到我的口中。
  我品尝着她的舌头,手伸到她的衣服里,把她扣好的乳罩用力扯了下来,双手魔爪般蹂躏着妻那不是很丰满,但是摸上去却十分舒服的乳房,我故意留出了缝隙,让乳头从我的手指之间露了出来。
  妻子的心跳通过乳房传到我的手上,我则按照她心脏跳动的频率捏着她的乳头。 柔软的乳头在我手指的触摸下已经变硬,摸上去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妻的嘴唇紧紧地夹住我的嘴唇,我们的舌头依然不知疲倦地搅动在一起。我用力挺起下身又落下,妻也是。
  我几乎感觉到了她的阴毛在摩擦我的包皮,我的右手松开她的乳房,来到我们身体的连接处,我在她的阴毛中找到了她的阴蒂。
  「嗯……嗯……」就在我松开嘴唇的瞬间,她发出了满意的呻吟声。
  我松开她的乳房,双手支撑在身体后,她也是。我们的全身都在用力,为的就是让我的阴睫同她的阴道有更多的接触,产生更强的快感。
  她的阴道已经陪伴我的阴睫有半年多了,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依然没能探索尽它的奥秘,阴睫每次进入都不舍得出来。
  我们又抱在一起。过了一会,在她阴道的全力包围下,我的阴睫呈现出投降的状态。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要投降,我也要挣紮一番,於是充分发挥我身体的灵活性,龟头一直在她花心附近研磨,睫身也随着龟头的运动不断摩擦着阴道壁。
  「啊……我……我不行了……」妻子终於被我征服,她的阴道在一阵阵收缩后分泌出大量的液体,将我的阴睫围住,我也迅速抽动几下后将精液射到妻子的阴道中。
  我们一起倒在床上,我拔出了阴睫。
  妻子躺在我对面,双腿分开,乳白色的精液从她的阴道口慢慢地流了出来。
  因为她有茂盛的阴毛,所以精液看起来十分明显。
  「讨厌,你又射到我里面,又要换衣服了。」妻子说着随手从床上拿起一件我的衣服,擦着阴道口以及被精液粘在一起的阴毛。


  我们又休息了一会,我才起床去吃饭。
  「老公,今天我要回妈妈那里一下,晚上可能会晚点回来。」她说。
  「嗯。」我不高兴地点了点头。
  妻收拾了一下后,饭都没吃多就出门了。
  我也收拾一下,然后去工作。
  我今年还不到三十,妻子也只有二十五岁。 我本来是不想结婚的,因为我亲眼见到朋友在结婚后遇到的各种麻烦事,而最麻烦的是你一结婚,父母就会催着你要孩子。有了孩子就更麻烦了,这就意味着你要开始人生中最伟大也是最累的事情之一,为人父。
  我自己开了一间网吧,规模不是很大,收入一般。除了交纳每月必需的费用外,我一个月的收入也不是太多,但是,对於我这样一个没有什么奢望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
  说到结婚也的确让我吓了一大跳。这婚姻全是父母一手替我搞定的,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有包办婚姻!
  这事情得从我的父母和妻子的母亲说起。父母同妻子的父母是好朋友,妻子的父亲病故后,妻子一家的生活陷入低谷,於是,父母这时候就给予了她们很多帮助。她们十分感激我们,於是妻子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岳母就同父母商量,最后决定把她的女儿嫁给我。
  我得知这个消息后差点晕倒。那几天在梦中都见到了我那去世几年的爷爷在向我招手,难道这也是在暗示我,我即将进入人间的地狱吗?但是,当第一次见到我妻子后,我被她完全吸引住了。她长得不漂亮,但气质很好,身体很匀称,虽然乳房不是很丰满,但是同身体其他器官配合起来的话,她显得是那么成熟。
  新婚之夜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中,包括妻不是处女。说她不是处女并不是说她没有处女膜,而是她在床上的主动以及技巧的娴熟程度。我也不在乎那么多,所以那天晚上我们玩得也很尽兴。
  以后我们的日子过得还可以,我和妻子的感情就是在婚后培养出来的,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我却对我们之间的感情产生了怀疑。
  自从我们结婚后,妻子每隔一两天就会回家一次,说是去看她母亲。 开始的时候我也没怎么想,可是这半年来都是这样。
  有一次她回来后我就同她做爱,我闻到她的阴道附近有两个人的味道。妻子的味道我熟悉得很,那是她身上特有的味道。其实是她一直在用一个牌子的卫生巾,用的时间长了,她的阴道部位就有一种女人阴道的味道同卫生巾的香味混合的味道,另外一种味道闻起来既熟悉又陌生。  记得当初曾经有朋友问我,万一哪天你老婆红杏出墙怎么办?我回答得特别痛快︰能怎么办,从自己身上找原因,然后改正啊,如果不是自己的原因,是她的原因的话,只有分手了,我无权干涉别人的自由。
  当时朋友听到我这话后特别的佩服我,可是现在,自从发现她的事情后我就火大,几次都想动手打她。可是她还是一如既往地给我做这个做那个,在床上的表现也是异常的出色,所以我渐渐地就不去想了。
  今天被她这么一说,我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总感觉心里不平衡。自己人长得不是很难看,家境又不是很穷,床上功夫也算出色,但是怎么就管不住自己的老婆呢。
  我越想越生气,本来应该去网吧的,但是后来我又回了自己家。难道妻子把男人藏在自己母亲那里?我想来想去决定去看个究竟。
  我走进洗手间洗了洗脸,然后拿起昨天洗好的毛巾。大概是毛巾没有在外面晒以及用了劣质的洗衣粉的缘故,闻上去有一股精液的味道,我气愤地将毛巾扔在了地上。
  「他妈的,我倒要看看是谁在同老子抢老婆。」我狠狠地骂了一句,然后出门向岳母家走去。
  岳母同老婆长得很像,今年四十几岁,身体保养得还可以。一头不是很长的头发烫得卷卷的,当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也曾经产生过一些幻想,但是后来遇见妻子后就放弃了那种不太实际的念头了。
  我一路走一路在大脑中幻想着,如果真是有男人正在妻子身上快活我该怎么办。 拿砖头打他的脑袋,还是用脚踹他的睾丸?最后决定先用手挖他的眼楮,他如果去挡,我就用手指抠他的鼻子。他还没来得及反抗,我用手掌砍他的喉结。
  我就不相信这样还打不服她,到时候我把他踏在脚底,然后让妻子当他的面给我口交。
  当我从虚幻的世界中醒来的时候已经走到岳母的家了。岳母家在一栋楼上,以前到过,房子很小,卧室成了放杂物的地方,岳母睡在客厅。


  我来到岳母家门前,看了看左右没人,然后伸手到门前的垫子下一摸。钥匙就在垫子下面,这是我不小心知道的。妻子有个习惯,经常将备用钥匙放在脚垫下面。我曾经问过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说是她妈妈教的,没有想到今天就派上了用场。
  我哆嗦着把钥匙插到钥匙孔中,心里想着自己是怎么进去。冲进去吗?门开了,我尽量不发出声音地把门打开,然后闪身进入。
  「你的奶头最近大了一点啊,是不是你老公搞的啊?」一个声音从里面传来,声音不大,但是对现在的我来说无疑是五雷轰顶啊,我最不想得到的答案就是这样。
  我不管那么多了,大踏步地向客厅走去。
  「呵呵,妈妈的也大了不少啊。」
  又一句话从里面飞了过来,声音依然不是很大,但同样有着震撼的作用,听到这话后我硬停住了脚步。
  「妈妈?」我愣了,难道岳母也和那男的一起搞?我偷眼向客厅里看去。一张大床,床上躺着两个女人。两个女人都赤裸着身体,四只乳房是那么的让人心动,是妻子和岳母!妻子靠在岳母的胸上,手爱怜地摸着岳母的乳房。岳母的乳房同妻子的差不多,都是那么的娇小可爱。
  「怎么没有男人?」我心想,难道那男人已经完事走了?
  就在这时,妻子忽然翻身压在岳母身上,然后吻着岳母的嘴唇。岳母也是热烈地回应着,手在妻子光滑洁白的背上抚摸着,然后擡起一条大腿,在妻子的身上摩擦着。
  「老天!」我立刻缩回了头,然后靠在墙上,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同我抢老婆的居然是岳母!
  说实在的,女同性恋我在A片里看到过,但是一下子出现在眼前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我想出去,但是大腿拒绝执行我的命令,眼楮不自觉地又被吸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