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生活情感  »  我的小芬 3

我的小芬 3

作者:来源:人气:加载中


.
  回到家我妈惊讶的看着我身上的衣服说:「耶?那ㄟ出去和回来穿的衣服都不一样了,嗯?而且还有一股淡淡
的香水味,是谁买给你的?」


  我笑着说:「我自己买的!」


  我妈不相信的说:「骗肖ㄟ!你会自己去买?还是鳄鱼耶?不便宜的衣服,说!是哪一位小姐买给你的?你嘛
带回来我看麦ㄟ。」


  我说:「好啦!有时间再看看啦!」


  一进房间就看到电脑桌上有一张字条是小苹留的?


  「大哥,好想你喔!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你呢?


  我听我爸爸说新的公家宿舍好像已经快盖好了,盖好以后我们就要搬过去住。我好怕以后见不到你哦!」我想
了一下就给她写上:「苹,我也好想你!等到你放暑假我再带你出去玩好不好?」第二天晚上小苹写着:「真的喔!
没有骗我哦?人家昨夜又梦见你耶,我好想你喔。


  我不管了!今夜12点你要开门等我!」


  12点,我在大门边才把门开一个小缝,小芬就一溜烟的钻进来。


  我小声的对她说:「ㄟ!这么晚了你还敢自己跑了出来,你不怕被你爸妈发现吗?」


  小苹有一点得意的说:「她们早就睡着了,起码要4- 5点才会醒,才不会被知道。」


  我问说:「你就这么的有把握?」


  小苹点点头。


  然后就抱住我不停的向我索吻。


  我心想:「没这么饥渴吧?」我说:「不要在这里,会被别人看到先进房里去再说!


  走路要轻一点喔。」


  在房间里完全是小苹主动的攻势,她对我又吻又抱还帮我脱衣服?


  当她自己从阴道里拉出绵球时我问说:「你还没乾净耶,还想要做喔?」


  小苹说:「量很少了,应该没什么关系!」


  我们不停的做着爱,小苹不但主动而且还自己要求换姿势,小苹高潮过后把身体侧躺弯曲着,让我从后面进入
阴道射精,然后我们躺着喘息着。


  我问小苹说:「你怎么突然对这种事懂得这么多呢?」


  小苹说:「以前有一次我不小心的看到我爸爸放在柜子最内层的录影带,我当时好奇的把它放来看看是什么东
西?


  原来就是他们说的A片!


  那时我的感觉的好恶心,那时候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就想要吐!


  前几天我趁他们不在又拿了出来偷偷的看了。」


  我问说:「你现在看就不会觉得恶心吗?」


  小苹说:「都跟你一起那么多次了,怎么还会恶心呢?」


  我问说:「那你觉得我们跟影片里的有哪里不一样的呢?」


  小苹说:「他们都可以做的好久?而且有一些动作我想都不敢想要试!」


  我问说:「那都是靠吃药的,而且做的久不一定快乐!你有看到女的高潮吗?」


  小苹想了一下然后摇摇头说:「没有!而且我感觉那女的好像也不是那么快乐。」


  我说:「对啊!只是演戏而已。对了你刚才说的是什么动作啊?」


  小苹说:「玩屁股啊!还装出很满意的样子,我就觉得很恶心!」


  我说:「如果你想试试看是不是真的很满意的话?我可以帮忙喔!」


  小苹吻我一下说:「讨厌,我才不要勒!一定痛死人了。」


  我笑着说:「就算你想要我也不肯呢!如果真的那样,那我的小弟弟不就臭死了?」


  我们温存细语了一会,小苹才甘愿的吻我一下后再回家去。


  该来的总是会来,福利餐厅的经营权果真被别人标走了!


  老板整天郁郁寡欢,厨房领班则整天打电话问朋友哪里有空缺?


  而我呢?根本就无所谓!反正已经习惯了,先玩一阵子再说。


  大概又过了半个月我正式的失业了。


  这段时间里大家相安无事,小芬我隔几天就打电话给她哈拉一下。


  小苹则老是趁着三更半夜跑来和我私会,但是不一定都会做爱!有时仅是抱抱聊聊天而已,就算是这样她也很
满足了。


  在家呆了两天也开始感觉有一点无聊,我打电话找小芬:「喂,请问您找谁?」


  「我找郑明芬,请问她在家吗?」


  「她不在!出去了。你哪里找她?」


  「我是她的朋友,她不在?那没关系!以后我再打好了。」


  「请问一下你贵姓?」


  「我姓KO!那我不打扰了,再见。」


  我心想:「男人的声音?没听过!不在就算了。」正盘算着要做什么时,电话突然响起来:「喂,您找谁?」


  「我是小芬啦!」


  「咦?你不是出去了吗?怎么……」


  「没有啦!听电话的是我表弟,我告诉他有电话要找我的话,就说我不在!」


  「噢,是这样啊?」


  「这么早你打电话给我是不是你今天休假要带我出去玩啊?」


  「是啊!是有这么想啦。


  但是你家里好亲戚来?我看我以后再打电话给你好了。」


  我准备挂上电话就听到:「喂!喂!等一下嘛,你不要急着挂电话嘛!」


  我问说:「还有什么事吗?」


  小芬说:「你不要这样嘛!我又没说我没时间?


  你想要去那里玩?」


  我说:「新竹ㄅㄆㄇ猴园。」


  小芬说:「真的喔?那你现在要过来喔!」


  我说:「好啦!要记得要换穿长裤哦。」


  小芬说:「等一下如果让你来这里载我,然后再出去那不就很晚了?


  这样好不好,我自己做车去你那里。」


  我说:「好呀!你坐到和平西路的植物园门口,我会在那里等你。」


  大概快九点小芬的妈妈开车载着小芬来。


  我说:「伯母您好!怎么不让小芬自己做车就好了?」


  小芬的妈妈说:「她呀!一听到你要带她去玩高兴的不得了,要她坐公车她嫌太慢,不要让你等太久!


  我又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坐计程车,所以就载她来了。


  你住这附近吗?」


  我说:「对啊!就在前面过去一点点。」


  小芬的妈妈说:「玩的开心也要注意安全喔。」


  我说:「我会特别注意的。」


  小芬的妈妈点点头后就迳自开车回去。


  小芬说:「你看我穿这样可以吗?」


  (她穿着一件浅蓝色的长袖衬衫和淡蓝色的牛仔裤,配上她娟秀的脸和乌亮的长发,看起来就有一种英挺的美
. )


  我说:「可以。」


  我载着小芬一路往桃园方向骑去,小芬一路上紧紧的抱着我说:「ko你知道吗,我好快乐喔!没想到你会自
动的找我出去玩?


  早上挂上电话后我好兴奋哦,都不知道要穿什么衣服才好。」


  我笑着说:「你不用穿就很好看了,干嘛还烦脑着要穿什么呢?」


  小芬说:「讨厌啦!出去外面耶又不是在房间里,而且我又担心你会嫌我穿的不好看。」


  我说:「像你现在这样就很美了,难道要穿着大礼服才叫做好看啊?」


  小芬说:「人家还不是希望你看了会喜欢嘛!」


  我说:「好啦!你怎么穿我都不嫌你好不好。」


  小芬说:「才怪呢!你只要看不顺眼一定马上就发飙的。」


  在猴园里小芬不断的注意看着各种的猴,猿,山峭,狒狒。


  同时还紧抓着我的手,深怕她一分心后我就不见了。


  我们一面看我还一面解释各种动物的特殊性给小芬了解,小芬用着崇拜的眼神看着我说:「KO,你好厉害喔?
怎么你都知道。」


  我笑着说:「这也是我的兴趣之一。」


  我们在里面又走又逛的一圈下来也感觉有一点累坐在休息区的椅子上小芬用一种很深情的眼光看着我?


  我被她看得坐立难安。我说:「ㄟ,你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好不好?怪怪的。」


  小芬说:「为什么,我会被你深深的吸引?


  为什么你总是这么的博学多闻又有生活情趣?」


  我笑着说:「我那知道!你不要问我这种我没法回答的问题。」


  我们休息一会后我带她走出猴园然后在附近的地方逛逛,过中午后我们开始往回家的路上走。


  我慢慢的骑让她欣赏一下沿途的风光,我们一路上嘻笑怒骂的也满开心的,到她家时也快四点了。


  我陪小芬进她家后就直接骑上机车回家,虽然小芬一直要我留下来陪她,但是我推说骑了整天的车觉得好累,
想回家休息。


  小芬无奈只有吻我一下说:「要小心一点不要骑太快。」


  回到家我妈一见到我劈头就问:「阿,你今天早上载的那个小姐是谁呀?长的很漂亮耶。


  是不是你的女朋友?为什么不带回家让我看看呢。」


  我心里一惊心想:「


  」你又没出去怎么会知道?」我说:」普通朋友而已没什么啦!阿你怎么知道?」


  我妈说:」我听李太太说的。阿她早上在植物园看到的。「


  我心想:」完了!这下子李太太一定也会跟小苹说的,我到时要怎么跟小苹解释呢?」才正在想着各种的理由
和藉口一打开房间门我傻了?


  」小苹现在怎么会在房里?」我看了一下手表不对呀?现在才五点多而已呀?


  我勉强的挤出一点笑脸对小苹说:」啊,你怎么现在就在玩电脑啊?这么早就放学了吗?」


  小苹不理我只是不停的敲键盘而且鼓着脸颊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心想:」果然在生着闷气。「我说:」怎么了,心情不好啊?你这种表情容易便丑喔!「


  她还是不理我。


  我说:」是你不理我的喔?那我只好出去了,免得惹你生气!「


  小苹终于开口说了:」你今天早上载的那个女的是谁?是不是你的女朋友?」


  我心想:」没错!她果然是为这件事生气。「我说:」不是啦!那是我以前的同事,因为她对餐厅的地点不熟,
我只是载她去而已。「


  」是吗?那也须要一整天的时间吗?而且听说你们还很亲热的样子。「


  我说:」大家都认识的嘛!


  而且去到餐厅那里刚好我以前同事过的的朋友也在厨房上班。


  他就会请我吃个饭喝个酒聊聊天。「


  小苹说:」是这样子的吗?」


  我说:」对啊!在餐厅工作的都嘛是这样。


  如果人家来了你不理他,那以后也没有人会理你!


  而且我已经有你了呢,怎么还会去交别的女朋友呢?


  况且你还比她漂亮的太多了。「


  我在说这话时自己听了都觉得好恶心。


  小苹终于笑了,她白了我一眼说:」除了我!你不可以再有别的女朋友。「


  我说:」我知道!你这样漂亮我保护都来不及了,怎么还有心情去交别的女孩子呢?」


  小苹亲我一下说:」真的?」


  我说:」是啊!「


  小苹撒娇的对我说:」我放暑假了!你什么时候要带我出去玩?」


  我说:」这么快呀?我要想一下。「


  小苹说:」我就知道!你根本就是在敷衍我。「


  我说:」好啦!明天怎么样?」


  小苹说:」明天喔?」


  她那古灵精怪的眼睛在那里溜呀溜的说:」可以呀!你明天早点上八点半在建中门口等我。「


  我问说:」你怎么这样有把握,一定可以出门?」


  小苹笑着说:」你不必管,我有办法!噢,我要回去了。「


  我说:」那就这么说定了。「


  早上我要出门时我妈问说:」耶,你又要出去啊?」


  我说:」去找找朋友打听一下有没有什么工作。「


  一到建中门口小苹果然已经站在那里等我了。


  我带她到十分瀑布。


  木栅往瑞芳的这条山路是我喜欢跑的路段之一,在十分瀑布游乐区里除了风景以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小
苹她却显得很兴奋。


  之后我顺着山路再带她到九份去让她感受一下山区街市的奥妙,小苹很开心的挽着我的手,我们一面走一面吃
着芋圆,爱玉冰。


  我自己也觉得满惬意的,玩到四点多我们才踏上归程。


  回到房里刚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下,电话响了起来:」喂,请问您找谁?」


  」你是KOMOJO吗?」


  我说:」是!您那一位?」


  」我明芬的妈妈。「


  」噢,伯母您好!有什么事吗?」


  」你现在有空吗?」


  我说:」有啊!有什么事吗?」


  」你可以过来一趟吗?」


  我说:」可以啊!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今天明芬她表弟在九份看到你和一个女孩子在逛街还玩的很开新,他回来在跟我说的时候不小心被明芬听道
了她很伤心的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哭。我叫她她都不理我你快点过来看看要怎么处理我怕她会想不开「


  我说:」咦?那她表弟怎么会认识我呢?」


  小芬她妈妈说:」你们在那里约会散步时我们早就看过了,只是没人敢出面而已。「


  我说:」这样啊,好吧!我马上过去。「


  我心想:」奇怪哩?怎么我最近犯冲是不是?老是被抓包「一路冲到汐止一进小芬家,小芬的妈妈就对我说:」
我不管你今天和那个女孩子是怎么回事,你就不要让我们明芬有什么意外!「


  我咽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了!我会跟她解释清楚的。「


  我随小芬的妈妈来到小芬的房间,我站在小芬的房门边,小芬的妈妈对着房里说着:」明芬啊,KO来看你了。


  只听到房里传来:」我谁都不想见!全部都走开!不要管我。「


  小芬的妈妈看着我说:」你看!这要怎么办?」


  我跟小芬的妈妈说:」这里就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不会有事的。「


  小芬的妈妈点点头说:」就麻烦你了。「


  她独自的下去了。


  我敲着房门说:」你真的不想要再见到我了吗?」


  房里没有回音?


  我说:」我只是想跟你解释一下如果你不想听,那我只好就离开了。「


  还是没有回音?


  我说:」既然这样,那我走了!以后你不要说我没理你喔。「


  门开了?小芬在房里说:」有什么话要说!快点说我很忙。「


  我站在门边说:」只是来看你顺便解释一下而已,既然你很忙那我就不打搅了。「


  我转身要离开时,小芬在房里说:」进来呀!你不是要来看我的吗?在外面看的到我吗?」


  我进了房间小芬说:」把门关上!「


  我关上门看到小芬泪眼汪汪的坐在床沿看着我。


  我走过去拿起床头上的卫生纸帮她把眼泪擦乾说:」事情你又没有问清楚就把自己搞成这样值得吗?」


  小芬说:」已经这么明白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说:」那个是住在我们隔壁的小妹妹,今年才国中二年级。


  我以前就答应过她说「我有空的时候要带她去九份玩。


  我不知道这样也有问题耶?」


  小芬问说:「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吗?」


  我说:「拜托!她才几岁啊?你有没有搞错!


  你想我有可能跟一个住在隔壁的国二小女生做男女朋友?


  你当人家家里都没大人啰!」


  小芬说:「可是我表弟说他看到你们两个人很亲蜜呢?」


  我说:「哥哥跟妹妹在一起出去说说闹闹很正常嘛!


  难道要不苟言笑好像仇人一样才行吗?」


  小芬说:「真的是这样吗!」


  我说:「如果不是,我会在这里跟你解释个老半天!又在门外站那么久。」


  「你没有骗我喔?」


  我坐在她旁边轻拥着她说:「我的心里除了你以外没有别人。而且你跟一个小妹妹生闷气值得吗?」


  然后我吻着她,小芬也回吻我一会后我说:「还再生气吗?」


  小芬害羞的说:「都是你,讨厌啦!」


  我们又拥吻了一会我说:「没什么事我要回去了。」


  小芬说:「既然来了就多陪我一会吗?」


  我说:「那也不能在你的房间里啊?你妈妈会说话的。」


  我们走到客厅小芬的妈妈看着小芬说:「看看你?还要人家老远的跑来看你,你才肯出来。」


  我说:「伯母!明芬她没什么事了。我陪她去外面走一走。」


  小芬的妈妈点点头。


  我们一边走着小芬一边挽着我的手说:「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说:「对啊!」


  小芬自己喃喃自语着:「昨天和我?今天何你们隔壁的小妹妹?你都没有上班?难道说……」小芬恍然大悟的
问我说:「难道你已经没有工作了?」


  我点点头说:「餐厅的经营权被别人标走了,我们全餐厅的人包括老板都失业了。」


  小芬问说:「那你什么时候才会去上班?」


  我说:「不一定厨师的工作都是靠关系问来的。


  我如果没去找朋友或我师傅那我就一定不会有工作。」


  小芬问说:「那你去找过他们了没有?」


  我说:「还没!我的习惯是先休息一阵子再去找工作。」


  小芬想了一下说:「那趁你这段不用上班的时间,我们去旅行好不好?」


  我说:「小姐!旅行是要很多天的时间耶,你有没有说错?」


  小芬说:「对啊!去旅行没错!」


  我说:「就我和你两个人去旅行,你妈不会同意的啦。」


  小芬说:「谁说的她也希望我去外面走一走,」


  我说:「孤男寡女她不怕你被我占了便宜吗?」


  小芬说:「她都敢把我们两人留在屋子里面了还怕你占我便宜?」


  我说:「就算是这样旅行也有好几种,而且我不喜欢坐车因为没有自由!


  我也不会开车,再说去旅行要花满多钱的。


  我身上的一些钱也要留着这段失业的时间慢慢用,这样不行的啦。」


  小芬说:「钱我可以帮忙呀!而且我们一起去玩都用你的钱我也会不好意思的,对了!你刚才说旅行有好几种
是什么意思?」


  我说:「一种是譬如说我们就在台北还有附近的地方玩几天,另一种是我们就在北部或是中部玩几天,最后一
种是环岛旅行走到哪玩到哪。」


  小芬想了一下说:「好了!就决定去环岛旅行。」


  我一脸无奈的说:「小姐!骑着机车环岛旅行?你想想,风吹日晒雨淋很累人的!


  而且起码要一个礼拜的时间才能稍微足够,你的身体撑得下去吗?」


  小芬说:「不管了!就这么决定。」


  我无奈的说:「我的大小姐!像这种事不是说去就去。


  要准备很多东西的像骑车时间的控制,游玩地点的选择,住宿的地方还有因为是骑机车自己个人要换的衣裤,
要用的东西都不能太多!


  最好是一个中形的手提包的大小,而且是属于长途的行程所以机车还要去整理调整到最好的情况。」


  小芬想了一下说:「那你说什么时候最好?」


  我说:「要玩就要快快乐的玩,长一点的准备时间是必须的。」


  我算算看:「嗯……下个礼拜的今天。」


  小芬说:「要这么久啊?」


  我说:「多一点的准备时间可以让你到时,不会这个东西没带那个东西又是多余的。」


  小芬说:「那好吧!到时候你要先打电话给我哦!」


  我说:「ㄟ,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小芬说:「什么问题?」


  我说:「为什么你家里就只有你和你妈妈在,我怎么从未看过其他的人?


  还有你表弟是不是住在你家?」


  小芬说:「我们家只有我和我大哥两个兄妹,我哥已经结婚了有一个女儿。


  他现在在乡下开酱菜的工厂,那是我们家的家族事业。


  我爸爸本来在这里跟几个朋友合伙开公司,我也在那里做会计,虽然有赚钱但是股东们意见很多所以他就退股
了,而我也跟着我爸爸离开那家公司。


  乡下的酱菜生意现在比较好,我哥一个人忙不过来,我爸爸就下去帮忙。


  我阿姨就住在我们家附近,当初会买这间房子也是因为这个关系的。


  因为住得近我表弟也就时常来我家串门子。」


  我说:「是这样啊,好吧!那到时候我再打电话给你。」


  回到小芬家后我又在她家里坐了一下,跟她妈妈聊聊天之后才离开了。


  一到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一进房间门就看到小苹留的字条?


  我心想:「今天才去玩到下午,你晚上还来打电脑真是服了你。」字条上面写着:「晚上12点开门等我。」
我又心想着:「不会吧!你的体力有这么好?」


  12点我开门让小苹进来,在房间里当然是拥吻抚摸再加上做爱!


  不过这次小苹却自己拿出一盒保险套?


  我怀疑的问说:「这是你自己去买的吗?」


  小苹说:「对啊!」


  我问说:「那你买的时候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小苹说:「不会啊!而且我是在别的地方买的又不怕被认识的人看到。」


  我说:「我真的服了你了,既然这样那你就帮我套上吧!」


  小苹先帮我把阴茎吸吮了一会,然后就将保险套装上。


  一开始她还笨手笨脚的,经过我的指点后也就顺利的将保险套套好。


  也许是隔着那一层橡胶感觉差了点,小苹被我插的哭爹喊娘的还连续的来了两次高潮。


  而我阴茎却依然挺拔硬朗。


  我索性拿掉保险套,狂插她一阵后射精在她的屁股上。


  小苹临走前紧紧的抱住我说:「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你,你心里也只能有一个我喔!」


  我吻了她一下说:「我会的。」


  然后目送她回家。


  两天后我又和小苹去石门水库玩,我顺着环湖公路走着欣赏沿途的风光。


  然后又去插角公园走了一圈。


  而她几乎每隔一晚都会在12点的时候来,然后我们就默默的疯狂大做爱!


  而我都要插她个哭爹喊娘的她才满足。


  在我要和小芬去旅行的前两天晚上,我对小苹说:「过两天我就要到南部去找朋友,你会很多天看不到我。


  今晚就让我给你一个美好的回忆!」


  小苹没说话,只是紧紧的抱住我。


  我们互相爱抚了很久,我正要戴上保险套时小苹说:「今晚不用戴了!」


  我问说:「为什么?」


  小苹说:「我那个快来了。」


  我们尽情的做!只是声音不能太大声,那会吵到我妈妈。


  (因为她睡楼下)


  小苹也自动的换了好几种姿势。


  最后是在我将小苹的双腿挂在我的肩上,然后将大腿压在她的胸部上,(年轻的少女,腰真是有够软的。)


  她的臀部高高翘起,我的阴茎深深的插入她的阴道里,在完全的紧紧密和下我将精液射进阴道的最深处!


  然后我们紧紧的拥抱好久,好久。


  小苹一直在我的耳边说:「我好爱你!好爱你!你是我的全部。」


  我们又温存甜蜜细语了一番后小苹才回家去。


  隔天下午我打电话给小芬,结果是她妈妈接的。


  我说:「啊,伯母您好!明芬在吗?」


  「明芬去买东西不在ㄟ!」


  「喔,这样啊?那我等一下再打过来。」


  「ㄟ,你等一下!」


  「还有别的事吗?」


  「你们要去旅行的东西你都准备好了吗?」


  「我这边都准备得差不多了。」


  「明芬她呀!自从那一天以后每天都像只没头苍蝇一样跑来跑去,我看得头都晕了。」


  我笑着说:「因为她没有去旅行过的经验,所以我才会拉长一点的时间给她准备。」


  小芬她妈妈说:「她现在每一天都很期待也很高兴。啊,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我说:「明芬的身体比较差,要加上让她休息还有活动筋骨的时间,所以时间上就会变得比较长。


  我的计划是要早一点出发,大概是凌晨四点左右。」


  「那么早喔?你可以吗!」


  「我时常一个人东奔西跑的习惯了,这个时间算是正常的。


  因为次数太多了,所以算起时间来就比较仔细一点。」


  「是这样喔?那明芬等一下回来我再叫她打电话给你。」


  才挂上电话一会电话又响起?我说:「喂?」


  「KO!你刚才有打电话过来吗?」


  「对啊!」


  「那你要什么时候过来我家?」


  「大概明天早上三点多吧!」


  「这样好不好?你晚上就过来在这里过夜。


  早上就不用那么赶了。」


  我说:「不好吧!我睡椅子不习惯。」


  小芬说:「谁叫你睡椅子的。」


  我说:「那要睡哪里?」


  小芬说:「当然是睡我的房间啊!」


  我问说:「那你呢?」


  小芬说:「也是我的房间啊!」


  我说:「我们又还没结婚就要同睡一个房间,这样不太好吧?」


  小芬说:「如果我的房间让你睡而我去别的房间睡,或者别的房间让你睡你都不会同意的。」


  我说:「你怎么会知道我不愿意?」


  小芬笑着说:「你那些臭脾气我可是很了解的哦!」


  我问说:「你妈妈会同意吗?」


  小芬说:「这个主意就是她出的,她问过我的意见后就做了这个决定。」


  我说:「这样我觉得还是不太好,我看我还是时间到再过去好了。」


  小芬说:「我不管!晚上九点前我要看到你!就这样决定了,拜拜!」


  小芬说完就马上挂上电话,让我想抗议的时间都没有。


  我心想:「既然这样那我就厚着脸皮去了。」赶紧再去整理检查一下所有的东西,然后跟我妈妈说:「我要去
南部找朋友玩几天。」


  又将机车再骑去彻底的检修一下,我出门时也已经五点多了。


  我想说反正都要去她家,早一点去顺便也帮小芬检查一下她到底带了什东东?


  到了小芬家我按一下门铃,小芬的妈妈开门看到我时惊讶的问说:「你不是要七八点的时候才要来吗?


  怎么?……难道说你又改变主意不想去了?」


  我尴尬的笑着说:「没有啦!我只是想说反正都要来不如早点来,顺便看一下明芬所带的东西怎么样?


  如果有什么缺少的也好赶快补齐。」


  小芬的妈妈说:「是这样啊,吓了我一跳!


  我还以为明芬强迫你晚上要过来,你不高兴就不想去了。」


  我说:「就算是我不高兴不要想去!也不必特地跑来说呀?」


  小芬的妈妈笑着说:「你说的对!没想到你还真细心,明芬没去旅行过。


  要准备的东西也不知道对不对?」


  我一进大门小芬刚从楼上房间走下来,她惊喜的看着我说:「ko?你这么早就过来陪我啰?」


  我说:「我是早一点来帮你检查一下要带的东西有什么漏掉的。」


  小芬说:「真的喔?好啊!」


  她进去房间提了一个大包包出来?


  我看的愣了一下说:「这样不行啦!太大包了。


  有时候我们可是要背着这东西去玩耶,这么大一包你背的动吗?」


  小芬想了一下说:「是不太方便!那你说要怎么办呢?」


  我说:「衣服准备两套替换就可以了,内衣裤比较不占空间也不能太多件。


  要再加上一件薄外套。


  洗发精润发乳沐浴乳之类的到时候再买小瓶的就可以了。


  你等一下要去买一个中形的背包装这些东西,喔最好自己准备一顶帽子和一瓶防晒油。」


  小芬的妈妈在旁边忍不住的说:「怎么这么麻烦呢?」


  我说:「因为是骑着机车去旅行,有些时候这些东西是不能放在车上要背着走。


  所以要讲求轻便,一些东西在当地再买可以减轻背包的重量。


  帽子和防晒油是防太阳晒的,薄外套是在清晨晚上防寒的。」


  小芬的妈妈点点头说:「对啊!我都没有想到。」


  小芬拉着我的手说:「走!你陪我去买。」


  回到她家时已经七点多了,小芬的妈妈早就准备好了饭菜说:「快点来吃饭啊?我等一下要去参加社区的妇女
联谊会。


  你们吃完就早一点休息,不然明天要那么早起会睡眠不足的。」


  我说:「好的。」


  小芬的妈妈出门后,我们吃过晚饭小芬便拉着我的手说:「走我们去洗澡!」


  我说:「你先去洗。」


  小芬说:「我要和你一起洗!」


  我笑着说:「不要啦!我会不好意思的,你先去洗好了。」


  小芬说:「别再装圣贤了,走吧!」


  我们在洗澡时,我给小芬洗了一个泰国浴。


  用我身上的刷子先刷她的背,再刷她的前面。


  小芬被我刷的脸颊泛红,情欲高涨。


  我说:「来!换你刷我了。」


  小芬不肯的说:「不要啦!人家不会啦。」


  我笑着说:「不会就算了,那起码帮我洗个背吧。」


  小芬在帮我洗背的时候我问说:「奇怪ㄟ?你妈妈怎么这么放心呢?


  而且还肯让我和你在一个房间睡觉?」


  小芬说:「有什么好奇怪的?女婿不能和女儿睡觉吗?」


  我说:「我又还没娶你!你也没有嫁给我呀?」


  小芬说:「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你以为你还跑的掉吗?」


  我说:「你们就这么放心吗?」


  小芬说:「我已经跟她说了,除了你我不会再去接受跟别的男人。」


  我说不出话了,感觉像已经被打上印记怪怪的。


  小芬从我背后抱着我说:「你放心啦!除非是你自己开口说要娶我,不然我妈妈是不会勉强你的。」


  也许是小芬在背后抱着我,下面的感觉突然强烈了起来?


  我转过身抱住小芬吻着她一会后,小芬喘着气说:「你如果想要那个……我可以……」


  我笑着摇摇头,只是把阴茎放在她的大腿中间磨呀磨的。


  洗完澡在小芬的房间里我看了一下手表?


  哇!洗个澡竟然洗了半个多钟头!


  我算了一下时间:「嗯?现在快九点了,明天三点多起床?喔!要早点睡才行。」我跟小芬说:「明天要骑整
天的车,今晚要早一点睡觉才会有精神。」


  小芬问说:「你不想要那个了吗?」


  我说:「我要保存体力,不然会被你榨乾的。」


  小芬有点失望的说:「喔,好吧!ㄟ,你有带睡衣吗?」


  我笑着说:「我从来就不习惯穿着衣服睡觉,我只穿内衣裤!


  怎样?你不习惯对不对。」


  小芬说:「谁说的?我也可以啊!」


  她说完就把睡衣脱掉只剩下内衣裤,然后拉着我的手说:「我们睡觉去!」


  躺在床上小芬紧紧的抱着我,而我也也紧抱着她。


  小芬在我耳边轻声的说:「KO,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像是在过新婚夜耶,明天就要去蜜月旅行了。」


  我吻她一下闭上眼没说话。


  小芬的手开始不安份的在我身上摸了起来,一开始我还不以为意,没想到她竟然把手伸进我的内裤里摸起我的
阴茎?


  我就这样被她摸着摸着兴趣上来了。


  我睁开眼对着小芬笑着说:「你这个坏女孩!」


  然后也把手伸进她的内裤里摸起她的阴唇。


  我摸了一会我问说:「如果你怀孕了怎么办?」


  小芬喘着气说:「我有吃避孕药不会的。」


  我讶异的问说:「你吃避孕药?为什么?」


  小芬红着脸颊小声的说:「我们要出去玩那么多天,我可不想每次要做这个事的时候,都要去烦恼那些问题。」


  我笑着说:「你真行!我没想到的你却想到了?你还真有心啊!」


  小芬害羞的说:「讨厌啦!人家也是为你想的嘛。」


  我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用力的干着她,而小芬也热情的逢迎着我。


  我们在极端快感中疲惫的睡着了。


  好像是潜意识的作用吧?担心着自己会睡过头,我突然的醒了过来。


  看一下手表?喔!两点三十八分。


  转过头看一下小芬?


  哇!吓我一跳。


  因为小芬正睁着眼睛静静的看着我?


  我问说:「你怎么没睡吗?」


  小芬摇摇头说:「我也是刚刚才醒过来。」


  我说:「醒来就醒来,干嘛这样的看着我?」


  小芬说:「人家想确定一下你是不是真的睡在我的旁边。」


  我说:「那看一下就好了嘛,也不须要这种看法呀?」


  小芬说:「人家只是……啊,讨厌啦!你不要再问了嘛。」


  我也不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小芬却自己凑上嘴来吻我,我们拥吻了一会我说:该起床准备准备了。


  小芬说:「你抱我起来!」


  我做势要抱她却整个人就压在她身上,挤开她的双腿胡乱的顶了一番。


  小芬娇喘的说:「嗯!快点进来吧。」


  我笑着说:「你还真的不嫌累?起床了啦!」


  小芬不情愿的起床还一边说:「起床就起床嘛?干嘛还要这样刺激人家。」


  穿好衣服盥洗完毕走到客厅,就看到小芬的妈妈已经准备了牛奶,荷包蛋,吐司在桌上。


  我说:「伯母您早!」


  小芬的妈妈笑着说:「你做我的儿子都可以了,还叫伯母?以后就直接叫我妈妈好了。」


  我尴尬的改口说:「妈。您早!」


  她笑着点点头,然后对小芬说:「昨晚睡的还好吧?」


  小芬羞红了脸说:「妈!……」


  小芬的妈妈笑着说:「好啦!你们快点吃一吃好准备出发。」


  临出门时小芬的妈妈叮咛着小芬说:「你从小就从没这样的出门去玩过,你到一个地方的时候要记得打电话回
来喔,不要让我担心。」


  小芬说:「我知道了!」


  然后她对我说:「骑车要小心一点,也要多注意明芬一下。」


  我说:「伯……妈!我会的。」


  那我们要出发了。


  小芬的妈妈点点头,但还是不放心的叮咛着:「要小心一点!记得打电话回来喔。」


  我一路骑的并不快,因为小芬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沿路的问:「这是那里?那是什么?」就这样从一省道
往下走经过新庄,龟山,桃园,在桃园我们喝了一瓶饮料,休息一下后继续的往下走。


  经过中坜,杨梅,新丰,竹北到新竹时我又停了下了让小芬下来动一动。


  小芬说:「KO,没想到做机车也会累耶?腰酸背痛的。」


  我笑着说:「后面还远的呢!今天我们要一路的骑到嘉义,这样往后的行程才不会太赶。」


  小芬问说:「你这样骑着车不会累吗?」


  我笑着说:「当然会啰!只是已经习惯了,所以不太在乎。」


  又往下走经过了香山,头份,尖山,造桥,后龙,通霄,到菀里时也已经快接近中午了。


  我们吃过午餐后休息的时候,小芬打电话回家跟她妈妈高兴的说着路上所见的一切。


  一会后我们又继续上路大甲,甲南,清水,沙鹿,大肚。


  在彰化休息时我告诉小芬彰化最有名的是大佛,可惜我们没有从大佛旁边经过,所以小芬也只能看着广告看板
里的大佛过过乾瘾了。


  再往下走花坛?那沿路的花团锦簇让小芬一直嚷着要看,我被小芬吵的受不了只有停了下来,陪她去花圃看花。


  员林,永靖,在北斗我让小芬尝一下闻名遐迩的北斗肉圆。


  在西螺时西螺大桥让小芬兴奋不已,沿途看板林立的西螺酱油也让她开了眼界。


  荆桐,斗南,大林,民雄,下午时已经到嘉义了,大概又骑了半个多钟头才进入嘉义市。


  我在市区夜市边找到一家旅社,我们在套房里休息了一会洗过鸳鸯澡后,快六点半时我带着小芬去吃晚餐顺便
逛逛夜市。


  小芬先打电话回家,在电话中她兴奋的跟她妈妈说了好久。


  打完电话后她一直紧紧的挽着我的手逛街,就好像一个怕随时会走丢的小孩子一样。


  从头到尾她都感觉好兴奋!好新鲜!


  回到旅社套房时已经快九点了,我门躺在床上小芬一直告诉我她今天的快乐。


  我说:「要早点睡!明天要很早出发。」


  小芬怀疑的问说:「为什么?」


  我说:「因为要去阿里山看日出。」


  小芬惊喜的问说:「真的吗?」


  我说:「是呀!」


  然后我打内线电话交代内将明天早上三点叫我们起床。


  小芬在我跟柜台讲电话时把自己的衣服和内衣裤都脱掉,然后过来脱我的衣服。


  我顺着她的动作一下子也被她脱得光光的。


  我们盖着被单抱在一起,也许今天骑了一天的车太累了,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


  醒来时已经两点多,我想起床上个厕所却被小芬紧紧的抱着动不了,最后我来了个金蝉脱壳,踗手踗脚的去厕
所。


  才刚一会我却听到房里传来阵阵的哭泣声?


  我赶紧冲到床前一看?小芬已经哭得像泪人儿一样。


  我问说:「芬你怎么了?」


  小芬哭着说:「我以为你不见了。」


  我说:「我不过是去上个厕所而已,有这么严重吗?」


  我躺下抱着她,轻轻的擦拭她的泪水说:「好了!我不就在这里了吗。」


  顺势摸摸她的乳房,小芬眼眶还闪着泪光却一手摸着我的阴茎,我跨了上去!


  小芬自动的分开双腿,她的阴道不知为何已经分泌了一些淫水湿湿滑滑的。


  阴茎没什么阻力的就进入阴道里,不知道为什么我才插没多久就射精了?但是小芬却还没高潮。


  我对小芬说:「对不起!我……」


  小芬用一根手指压着我的嘴唇说:「只要你爱我,其他的都不重要。」


  我起身帮她擦乾净后,旅行的内将也刚好打电话来叫起床。


  我们盥洗一番穿好衣服在柜台结帐后,就跨上机车往阿里山出发。


  由于很久没来过记忆中的路线也有一点模糊,而且现在是三更半夜四周一片漆黑,就算是知道怎么走也是会认
错路的。


  所以我利用买槟榔的机会顺便问路,也问过在路边正在执行拦检勤务的警察。


  之后很顺利的就骑出嘉义市经过吴凤庙时我心理才安稳一些,到达「触口」时我的心才完全的放松。


  因为「触口」是往阿里山的门口,以前我七舅就住在这里。


  要去他们家还要走过「情人桥」才会到,「情人桥」是一座钢索吊桥,小小的走在上面还会摇来晃去的。


  另外还有一座「天长地久桥」,也是座钢索吊桥。


  以前阿里山公路还没开通时要走去阿里山的路也只能经过这座桥才行。


  以前我还很小的时候,在这两座桥下的溪谷里有很多很大的贝壳石,有一点粉红色的很漂亮。


  如果你想要看这种贝壳石的话,我建议你去专门卖观光客的大型的艺品店里。


  我看过用这种贝壳石雕刻出来比我还高还大的花瓶,很漂亮!


  只是心中有一些遗憾,心想:「如果这些石头还能留在当初的溪里头那有多好?」后来我长大后再去找时已经
都被人采光了。


  我们在这里停了下来我想喘一口气,因为刚才一路上提心吊胆的怕走错路,同时也告诉了小芬那两座桥的凄美
感人的传说。


  一路上我就不敢再延迟了,我怕会赶不上看日出的时间。


  到达阿里山时差不多快四点了,我在大门口旁边的摊贩那里买了两杯阿华田,顺便问老板:「啊,现在是几点
钟天亮?」


  老板说:「大概五点十几分!要看日出就要快一点。」


  那个老板看了小芬一下说:「小姐走的比较慢。」


  我道过谢买过门票后就带着小芬往里走,四周一片漆黑而我又是跟着一些人的后面走树林里的小路。


  (如果直接就走大路时间会更长)


  小芬不敢东张西望,低着头紧紧的抓着我的手,由于我要牵着小芬所以走的比较慢,有时上山的小路上只剩我
们两人。


  还好路只有一条虽然四周一片漆黑,不过还是依稀可以分辨路的方向。


  就这样走了二十几分钟才又走回往山上的大路上。


  这时在路上要去看日出的人也满多的,小芬才收拾起紧张的情绪展开笑容。


  到了祝山(大概是吧!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快五点了,四周人虽然不少,但也不会很拥挤。


  我和小芬就到旁边卖记念照片的小贩那里跟老板哈拉,聊了一会小芬也买了一组照片。老板说:「有日出就没
有云海,有云海就没有日出!」


  我半信半疑的问:「阿,今天是日出还是云海?」


  老板看了天空一下说:「现在天空上面虽然没有云,但是那边则有一些云涌上来。


  今天应该只有云海没有日出。」


  这时天也快亮了,我赶紧拉着小芬找一个视线好一点的位子,怀着紧张的心情等待天亮。


  果然!就在好像可以看到太阳露出的光芒时,四边的云忽然一起涌了出来。


  我看着那尽似海浪翻滚的云时,心中突然有一种冲动的想往里跳?


  小芬紧挽着我说:「KO,好美哦!」


  她依靠我的肩上说:「我觉得好幸福!」


  然后用深情的眼光望着我。


  我将手勾住她的腰说:「再美也比不上你呀!」


  小芬说:「讨厌啦!都这样嘲笑人家。」


  【完】